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夏洛特与死神

寒夜
发表于 2024-03-28 11:21:00

夏洛特与死神



天黑了。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已经消失在了地平线之下。夜幕统治下的河面平静而宽阔,像是一条暗色的绸带。小船漂在宽阔的湖面中央,夏洛特姑娘坐在小船上,一只手臂支在船沿上,用手掌托着腮。她的另一只手垂下船外,纤细的手指在平静的水面上撩起一圈圈涟漪。
天色是温柔而厚重的深蓝色,点缀着点点的星辰。河两岸的树木茂密而漆黑。在树林深处,有猫头鹰在咕咕地叫着。
风从远方吹来,带来悠远的凉意。
夏洛特姑娘突然打了个冷颤。她裹紧了衣服,将头从小船里探出来,打量起自己映水中的倒影。她的脸颊小小的、白白的、被浓密的棕色长发所环绕。她说不准这能不能算得上一张美丽的脸。她皱起眉头思索,随后又笑了笑,做了个鬼脸。
夜色温柔、宁静而黑暗。
伴着夜色,死神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她的小船上。
死神披着黑色的兜帽长袍。他的脸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下,只露出一双惨白的只剩下骨骼的手。死神的背上背着长柄镰刀,刀刃反射着星光,看上去寒冷而锋利。小船只有一个成年人的身高那么长,夏洛特姑娘坐在船头,死神站在船尾。两个人彼此对望。
“我知道你是谁。我不会跟你走的。”夏洛特姑娘说。
“现在不会,可是到天亮前就会了。”死神回答。
死神的语气很平淡,他有着普通的男人的嗓音。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绝对不会跟你走的。”夏洛特姑娘宣布道,“绝对不会。”
为了表示坚决,她故意哼了一声,抱起双臂,朝一边转过头去。然而,她却又忍不住用眼角去偷瞄死神的举动。
死神没有动。他像是一尊黑色的雕像一样立在船尾。“既然这样,能让我在船上坐一会儿吗?”死神说,“反正,在天亮之前,我也没有其他的工作了。”
“坐吧。”夏洛特姑娘说。
于是,死神默默地坐下了。夏洛特姑娘坐在小船的船头,死神坐在小船的船尾。死神黑袍的下摆紧挨着夏洛特姑娘长裙的裙角。夏洛特姑娘打量着死神,可是死神的脸藏在兜帽之下,她什么也看不到。夏洛特姑娘看了看船外的水面,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夜没有一丝光线,黑得像是乌贼的墨汁。世界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小小的船。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塔。”夏洛特姑娘说。
死神没有搭话。
“从我出生,我就一直住在塔里。”夏洛特姑娘说,“我之前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因为母亲告诉我,有一个诅咒。如果我离开塔,我就会死去。母亲给了我一面镜子。从镜子里,我能够看到世界各地的景象,我能看到许许多多美丽的地方,有很多不同的人,不同的房子,还有各式各样的动物。所以,就算一直呆在塔里面,也不会很无聊。”
“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塔?”死神问。
夏洛特姑娘像是正等着这句问话。她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神情也变得快活而兴奋。“因为我看到了一个人。”她回答,“一个男人。我在镜子里看到他。他是那么的高大、英俊又优雅。所以我想,管他什么诅咒。我一定要见他一面,跟他面对面地说上一句话。然后,如果可以,我……”她的脸红了,带上了少女的羞涩与无畏,“我要亲他一下。”
死神没有说话。夏洛特姑娘看着他空荡荡的兜帽,突然有点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觉得我很蠢吗?”
“没有。”死神说。
夏洛特姑娘气鼓鼓地瞪着他:“你就是。”
“我真的没觉得。”死神说。
夏洛特姑娘鼓着嘴不说话。然而,没过多久,她的气消了,又笑了起来。“可他真的非常、非常英俊。我从没见过像他那么英俊的人。他说话的样子也很温柔。他的眼睛很明亮,尤其是当他微笑的时候,他就像是太阳一样耀眼……”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死神问。
夏洛特姑娘点了点头。“他叫兰斯洛特。”她说,“他是一位骑士。我在镜子里看到,他就居住在卡美洛城里。”
“卡美洛城就在这条河的尽头。”死神说。
“我知道。”夏洛特姑娘说,“明天,我就要见到他了。所以,在那之前,我绝不会跟你走。”
死神什么都没有说。
夜晚更加安静了,船像是漂浮在无尽的黑色大海之上的一片树叶。夏洛特姑娘和死神坐在小船里,顺着河道漂流。
“你曾经喜欢过什么人吗?”夏洛特姑娘问。
死神想了想。
“没有。”他回答。
又过了一会儿,他补充道:“我遇到过一只猫。它特别的……毛茸茸。我每隔十几年,就去看望它一次。猫有九条命。可它已经用完八条命了。所以我有很久都没见过它了。”
夏洛特姑娘咯咯咯地笑了:“这不一样啦。”
“有什么不一样?”死神问。
夏洛特姑娘也答不上来。她用手支着下巴,偏着脑袋想了好久,还是放弃了。“我也说不清。”她说,“反正,肯定是有区别的吧。猫和人怎么能一样呢。”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头在随身的小手袋里翻找了起来。她从手袋里拿出一团包裹得紧紧的布包,小心翼翼地展开。里面是一片三角形的镜子碎片。
“我差点忘了它了。”她说,“我离开塔的时候太急,把镜子打碎了。碎片应该还带着一点魔力,还是可以从里面看到他。看——”
夏洛特姑娘用手指点了点镜面。银色的镜面上像是涌起了一层雾,等到雾气散去。镜面上出现了许许多多一闪而过的画面:有山峦,有湖泊,还有城镇和街道。最后,画面定格到了一座花园。尽管已经是深夜,花园之中却点着精致的白蜡烛,十分明亮。烛光映出了一丛丛茂盛的矮灌木和盛放的鲜艳花朵。一个身穿白盔甲的男人独自走在花丛间的小径上。
夏洛特姑娘兴奋而又有点羞涩地看着镜子,笑得好像就要融化了。“看啊,这就是他。”她说,“他多好看啊。”
死神前倾身子,也凑过来看。两个人的头几乎碰到了一起。死神的身上散发着冬雪和陈年木头的味道,可是夏洛特姑娘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手中小小的镜子碎片上。在镜子里,她那素未谋面的恋人穿过茂盛的玫瑰丛,鲜红的玫瑰将他的盔甲衬托得越发洁白无瑕。玫瑰丛的尽头是一座古朴的小亭子。他在亭子之前停住脚步,片刻之后,一个女人从花丛之后奔出,扑进他的怀里。
夏洛特姑娘的笑容僵住了。
小镜子上,骑士和女人长久地拥吻。骑士就像夏洛特姑娘描述中的那样高大而英俊。女人同样美丽而优雅,她有着成年女子动人的身材,身穿华丽的绣花丝绸长裙,披散的金发之间戴着一顶小巧的金冠。两人拥吻了许久,终于缓缓地分开。他们手拉着手坐进了亭子里,亲切地交谈起来。骑士微笑着,他的笑容就像阳光那样灿烂。
夏洛特姑娘死盯着镜子,一言不发。她的脸色那么苍白,像是结上了一层霜。她紧紧地握着那片碎镜子,锋利的镜子边缘割破了手掌。血顺着她的手流下来,染红了她的裙子,也染红了镜子中一对交谈的情侣。
死神默默看着她,也不做声。
过了一会儿,夏洛特姑娘抬起头来,惨淡地笑了。“唉,我没想过会是这样。”她轻轻地说,“我果然是太蠢了。”
“我果然是太蠢了。”她又重复了一遍。她拿起那片沾血的碎镜子,浸入船外漆黑而平静的河水中,然后松开了手。她的动作很轻柔,像是在放飞一只蝴蝶。镜子沉入了河水里,荡开了一层浅浅的泛着血色的涟漪。她转过头来,望向死神。
“你是知道的吧?”她问。
死神摇了摇头。
“骗子!”夏洛特姑娘喊了出来,“你就是知道!你一直都知道!所以你才——你——你——”
她说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死神说,“如果我知道,我一开始就会告诉你。”
夏洛特姑娘死死地盯着她,狠狠咬着嘴唇。眼泪从她的眼角涌出,一滴一滴,滑落她年轻的脸。她狠狠地吸了吸鼻子,可眼泪却流得更厉害了。她终于还是捂着脸,嚎啕大哭了起来。
死神坐在她的对面,伸出一只白骨的手,轻轻拍着她的头。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子的。”死神说,“有人得意,就有人失意。有人快乐,就有人痛苦。有人幸福,就有人不幸。有的人辛苦寻觅一生最后却一无所获。有的人终于寻得了,却发现自己真正渴望的另有他物。还有的人虚度一生,浑浑噩噩,不知道自己应该追求什么。与他们相比,你只是小小的不幸了一次。”
“可是……”夏洛特姑娘哭哭啼啼地说,“可是,我喜欢他呀!”她又爆发出一阵痛苦的嚎哭。
死神拍了拍她的头,什么也没有说。
夏洛特姑娘终于哭累了,她的泪水流干了,嗓子也哑了。她坐直了身子,仰头看着天。“算啦。”她喃喃地说,“算啦,不就是失恋了吗。”
夏洛特姑娘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她看着漆黑的望不见尽头的河面,又低下头,看着自己被割破的沾着血的手。她轻轻地哼唱起一首歌来。她的歌声很轻柔,尽管她的嗓子已经哭哑了,可歌声还是很美很美。
“我小的时候,每当晚上说不着,母亲总会给我唱这首歌。”夏洛特姑娘说,“我记不得歌词了,可调子却一直没忘。”
“这首歌的名字是《安眠曲》。”死神说。
他轻声地唱了起来。他的声音干净而清透,像是冬天纯净的阳光。他唱道:

睡吧,亲爱的孩子,不要害怕。
夜幕降临,群星安眠。
我将赠予你金色的美梦,
我将赠予你银白的吻。
睡吧,我的孩子。
我将赠予你一夜安眠……

夏洛特姑娘微笑了起来。她也再次轻轻地哼唱了起来。她温柔的声音和死神的歌声交融在一起,宁静而美好。
歌声渐渐淡去,黑暗似乎也随之散去了。不知不觉间,天渐渐亮了起来。死神站了起来,他站在船尾上,遥望远方。夏洛特姑娘望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慌了。
“你要走了吗?”夏洛特姑娘问。
“是的。”死神回答,“船很快就要到卡美洛了,天也快亮了。”
“那……那我怎么办?”她问。
“如果你想要留下,那你就留下,去见他。”死神说,“如果,你想要跟我一起走,我会带你去我的国度。你可以畅游我的花园和宫殿。”他顿了顿,“然后,我或许可以介绍你认识一只特别毛茸茸的猫。”
夏洛特姑娘偏着头看着他。
她笑了。她探出身子,握住死神衣袖里那只冰冷的白骨的手。



天亮时,小船漂到了卡美洛城的门前。
城市里的居民打开城门,将小船拉上了岸。人们围聚在岸边,观望着、好奇地低声议论。很快,全城的居民都跑了出来:农民、商人、工匠、仆从、老人、儿童,甚至国王、王后和皇家的骑士们都来了。他们打量着这条来自远方的小船和船中安睡的死去的少女。
“真是个可怜的不幸的姑娘。”骑士兰斯洛特说。



END

85 1

上一篇:牧蝇人
评论 (1)
  • Arantir

    Arantir 2024-03-30 09:04:20 1#

    看到从未离开高塔的少女,和远方的未知与死亡相随,第一反应是离开地球摇篮探索群星的人类文明。(无端联想)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