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阿卡塔之诗

梅墨
发表于 2020-06-01 10:12:42

  随着火焰的逐渐升腾,漆黑的夜空逐渐变得柔和温暖,不复片刻前的冷漠。天上圆满的皎月已是第七次被群山捧起,火焰的高温渐渐可以影响到更高的天空,形似一只向暗澜星河中的白月乞讨的大手。当广袤森林落于火光冲天的苍穹下,森然巨木变得冷酷而丑陋,在它们投下的黑色阴影里,人们已不再奢求安静的夜晚。狂热的人群在数十个多斯特环成的圈子里聚集,他们围绕着圈子中间的火堆,癫狂地跳着诡异的舞步。少女们离火堆最近,她们忍受着火焰的灼热,扭动腰肢,在火舌乱窜之间的缝隙里舞动着对未来的美好祈愿。男人们在外围敲打着粗糙的陶制品,以一种另类的律动在天与地之间的无限黑暗中,对某种可能存在的事物进行共鸣。


  人们注视着被火光染成赤樱色的夜空,觉得群山捧起的第七个圆月与大地上狂热人群的疯狂只是冷漠的双眼所能窥视到的扭曲幻影,可是当他们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时,他们便能在火焰中清晰地看到早已死去的少女。部落中最年轻漂亮的少女,此刻已经在火焰中永久地安眠了,她听不到男人们敲打出的磅礴声响,看不到女人们那眼花缭乱的诡异祭舞。她的每一寸皮肤,都在火焰的舔舐下消融。


  女人们不知疲倦地跳着舞,绝望地注视着彼此;男人们冷漠无言地敲打着粗糙的乐器,间或嘲笑对方的扭曲表情。任何一个冷静有智慧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被沉重压抑的可怕空气逼疯;任何一个沉醉祭祀的人都会不可避免地想到清醒的世界,然而每当他想到另一边去,他却诡异地感到安详,绝望地吸入炽热的空气逐渐平静,满怀敬畏甚至恐惧地祈祷明天的太阳快些升起。


  于是,很多年过去了,这些年在凡人的认知中并不存在,但它可以轻易把群山移平,随意将江河大湖蒸干。大地上在这段日子里涌入无数的白色迷雾,裹挟着燃烧的金色灰尘,灰尘与火焰的漩涡中诞生了无限的空间,而在清醒的世界之外,巨龙们建造的巨大石塔在赤樱色的天空下倾颓着,在深不可测的漩涡里,充斥着凡人难以理解的悦耳之声,火焰中的婀娜少女在这里翩翩起舞,空灵的嗓音唱出另类的宇宙律动。


  突然,整个世界都躁动起来,宏大的磅礴律动让天与地都震动,风暴雷鸣、天崩地裂。然而,到了最后,这些又都平静下来,火堆中的少女已经重新站起,她的身上不知何时穿上了洁白的羽衣,赤裸着脚在火焰环绕的木柴上载歌载舞。男人们冷漠无言地敲打吹奏着粗糙的陶制乐器,女人们不知疲倦地扭动曼妙身姿,而阿卡塔之诗就在天与地之间的穷极之门中,站在刺目耀眼的无限光芒里,跳着美妙的祭舞,唱着悦耳的世界律动。


 

135 2

你的回应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