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搬运丨PAM丨奇幻文学的价值

Feder飞行员诺德
发表于 2019-02-01 01:43:25

  请不要问我PAM是个啥,时隔太久我已经忘了!

  1.透过另一个世界体系反射出现实世界的尖锐议题,藉此在读者与所探讨的议题中创造适当的距离,钝化其菱角,使读者不会因为感受到既有价值受威胁而放弃阅读。
  
  2.藉由奇幻世界自由的设定,让某些哲学探讨更形象化的实现,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锐化某些现有世界既存但不太明显的道德两难。
  
  3.人类想像力的发挥,藉由另一个世界的创建让想像力发挥到极限,同时也可以藉由不同世界的设定跳出既有的思考框架,发现新的可能
  
  4.给在现实生活中失意的人们带来心理安慰(而只要别过度影响现实生活,我不认为这是逃避现实的举动),藉由”造英雄”的过程,使人们重新找回内在价值感。
  
  最近思考的问题是:奇幻文学到底有什麽价值?
  
  在魔戒与哈利波特的旋风靡卷全球后奇幻文学开始吸引主流的注意,而最近HBO改编的冰与火之歌影集更是让大众对奇幻文学有了新的认知。不过这股狂潮会不会只是一时的”Fad”,亦或是代表着奇幻文学的地位逐渐被主流所肯定,恐怕仍有待商榷。毕竟魔戒与冰与火这两部作品之所以能受大众所喜爱,恐怕跟电影与影集的推出有很大关系。而由於影视作品推出而去找寻原着阅读的粉丝是否会因此喜欢上奇幻文学,也是一个问题。
  
  在过往,奇幻文学一向被视为青少年的英雄遐想,没有太深刻的意义,难登大雅之堂,是种不入流的文体。更不幸者,奇幻文学甚至常常被套上”escapism”(避世主义,逃避现实)的刻板印象。而书店里充斥着书架,有着低劣包装以及封面上被几个搜首弄姿的童颜巨乳美女包围,身着盔甲表情猥琐身形瘦小的无赖的所谓”奇幻作品”,对於奇幻文学的恶名更是有加剧的作用。或许是因为奇幻世界有着与现实世界不同的架构,所以十分方便YY小说的作者来自圆其说,使读者接受为何一个现实生活中形容猥琐毫无美德的无赖可以在此世界中名利双收,也间接导致奇幻文学总是令人联想到这些低俗的作品,而其读者则被视为无法面对现实的残酷有着脆弱心灵的Loser。
  
  但是个人以为现实的残酷并非必定要藉由架构在现实世界使得彰显,而人性的探讨在某些时刻,藉由奇幻文学的钝化柔焦后,更能被一般人接受。
  
  Prince of Thorns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一个罪犯,故事一开始读者看见的是一个强盗在洗劫某个村庄,其间充满了各种粗鄙的话语以及对女性的意淫。而其全书更是充斥着类似的暴力与性自主妨碍的情节。但是最奇怪的是本书的主角其实是该国的王子。在接下来的故事中,作者透过其精湛的心里描写,让读者得以从王子的过往而理解为何今天他会成为这样一个反社会人格者。
  
  Melusine的主角之一是一个半疯的大法师。这位法师在过去曾是男妓并饱受虐待与屈辱。但在他成功之后竟也成为加害者,花钱去最脏乱的妓院找寻可供玩乐凌虐的受害者。同时他又深受此种行为的折磨,而背着自己的爱人到某位权贵的卧房中受其凌虐玩乐。这复杂且某种程度上令人作呕的心态在作者的笔锋下透着一股淡淡的哀伤。
  
  American Gods则是尼尔盖曼的成名作,全书对於美国当代的许多问题透过拟人化的神而形象化的凸显出来
  
  上述几部作品,其所处理的议题都是饱受争议的。但是由於披着奇幻的外衣,发生在一个与我们所处不同的世界,因此其刺目的程度稍稍钝化。但其所呈现的人性依旧不减尖锐。在现实生活中,你我恐怕都不乐意去接触这些社会最黑暗的一面。有谁想去理解一个罪犯,一个反社会人格者,他为何会去犯罪呢?简单的把他想成某种怪物,变态,认定他们是天生便与众不同岂不是容易的多?而过去受虐者反而成为施暴者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虽多有耳闻,但多数人也不愿深入去理解其心理过程。毕竟说着”你过去的遭遇纵然令人同情,但这不能成为你伤害别人的藉口”这样子听起来高尚的话要简单多了。而被虐者的心理状态恐怕也是多数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喜欢被鞭打辱骂?要不是变态就是自尊低落。这样简单粗暴的评价总是更受欢迎。而对於当代价值观与乱象的批判,恐怕也不是人们所欣赏的,毕竟有谁想听作者对自己训话呢?
  
  也因此,藉由奇幻文学的转化,将这些议题搬到一个完全不同的时空,或是透过一个形象化的暗喻,允许读者在阅读时与这些秽黯保持一定的距离,使读者在阅读时更能感到置身事外,而不觉得既有的传统价值理念受到威胁甚或是批判,但在阅读同时也更深的理解了这些黑暗的议题。
  
  同时,有某些特殊的道德争议或哲学情境,透过奇幻文学这样自由无拘束的世界设定,将允许作者做出更深刻更尖锐的讨论。
  
  Prince of nothing一书,将绝对的理性,一种部分哲学家心目中的超人完美的人,形象化成本书的主角。同时又创造出另一个特殊种族,暴躁充满原始的冲动与活力,来代表纯粹感性的状态。全书透过这两股主要力量的冲突,而更精确的显现出人性,一种理性与感性交融的状态,有多麽重要与珍贵。
  
  Runelords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听见财团的剥削,强国对弱国的剥削。但是这在”市场运作机制”这个论点的合理化下,却又似乎显得不再难以接受。除非我们是活在东南亚某些困苦的渔村,亲眼看见自己国家肥美的渔群被大量捕捞卖往海外,但许多渔夫甚至买不起冰箱来保存渔获,否则一般人实在难以想像市场运作机制可能造成多严重的不公。而在Runelords这系列中,作者巧妙的安排了一个特殊的魔法体系:人们各有”智力,美丽,听力,视力,速度,耐力,声音”等等能力,而这些能力可以透过魔法仪式转移,但必须得到被剥夺者真心的同意。因此接收者将享有更多能力,而给予者将终生被剥夺这项能力直到死亡。比如:被剥夺智力者将退化到3岁小孩的智识,被剥夺美丽者将变的丑陋不堪,剥夺速度者移动困难,剥夺力气者只能躺在床上犹如瘫痪。随着施法者施法方式不同,有些人被掠夺的十分严重有些则可能犹保有最低限度的该能力。而拥有人民所奉献的无数能力者就叫”Runelords”。在书中还出现某些贫困的家庭请求施法者加全家的美丽都赋予在某位女儿身上,希望女儿嫁进好人家而能供养全家等残酷现实的情节。这本书很大程度上的利化了强者对弱者的剥夺,因为所有这些能力被剥夺后造成的效果都是立即且明显的,於是书中也得以探讨究竟强者对弱者有无照料义务?而一个人对他人剥夺的限度又在哪里?难道只要心甘情愿的交换就是等值交换?
  
  The Chronicles of Thomas Covenant the Unbeliever 在以往的英雄史诗故事中,被称做英雄的主角,不是英明神武,就是具备其他能担任英雄的条件,最重要的是,他们最起码在表面上都是为某个信念而战。然而 Unbeliever 的主角完全颠覆此一形象与概念。Thomas Covenant 在一开始就完全否定了奇幻世界的存在,将自己定位成「莫信者」。他在奇幻世界 The Land 的所做所为,也完完全全背离任何足以称为「英雄」人物的最低限度标准。(摘自:科幻国协毒瘤在台病灶)。如同前述,正由於主角压根儿不信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而认为自己一直处在梦中,所以他做了很多非常龌龊甚至让许多读者反胃而无法再阅读下去的事情。但这也突显了一个道德议题:在一个”无父亲的世界”,也就是没有任何权威来告诉人们是非对错的世界,人们是否就可以为所欲为?若是在一个虚幻的不真实的世界(但里面的一切感觉无比真实),那是否就可以恣意伤害他人做出严重违背现实世界道德的事并不受责难?从这位Unbeliever由於某些过分行径而承担某些他本欲逃避的责任来看,作者似乎是认为即使是在一个没有权威,人们必须独自蹒跚的在世界追寻而没有一张地图给予指引的情况下,还是有些道德底线不容逾越,并将招致后果。
  
  以上几部书,若不是”奇幻”小说的特性,赋予作者极大的创作空间,恐怕想用写实小说表现出这些争议是非常困难的。
  
  此外,奇幻文学赋予人们想像力发挥的空间。几部设定精细的奇幻小说,比如:Lord of the Ring, Wheel of Time, Malazan, SoIaF都显现出了另一种世界建构的可能。虽然那些设定在现实世界恐怕没有实现的机会,但是光是看见这些精细的设定,就让人赞叹於人类的想像力。也许很难直接说明想像力的发挥到底对人类有什麽贡献,但我个人以为藉由想像力的发挥,将使人们可以跳脱既有框架从另一个角度去思考问题,或许可以得到改变现实社会的灵感。同时,藉由这些设定精细的世界,我们也可能从中得到启发,看见世界的另一种可能性。而藉由在这些不同的世界中,不断反覆出现的人类命运,比如帝国的兴衰政治的斗争友谊的力量以及利益的背叛,也可能使我们更加看清人类社会的模式,并从中获得智慧。
  
  最后,我想为奇幻小说给人们带来的所谓”Escapism”辩护。是的,确实多数的奇幻小说不见得有上述三个”伟大的目的”,而是充斥着英雄主义,小人物出头天的老套戏码。但在英国哲学家艾伦?狄波顿的”我爱身分地位”一书中曾提到艺术的价值,可以表现在让人们得以暂时忘却俗世中因为金权地位带来的焦虑。因为在小说中藉由作者的妙笔,呈现了一个惩恶扬善的世界。在小说中,金钱与地位不再是衡量一个人的标准,道德(美德)才是真正重要的特质。当然,善恶有报是种泛滥的说词,某些时候我们也不禁怀疑这只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的想法。但是只要不要过度沉迷,难道我们忍心苛责那些在现实生活中处处受挫,身心处於无比压力下的可怜灵魂,在虚构的故事中寻求自我认同与心灵的安慰?我想在这世界成为绝对公平,努力与成就完全成比例而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影响,一切痛苦都是自招恶果前,我不会粗暴的把因为此种需求而阅读奇幻小说的人们看作是避世主义,无法面对现实的Loser。事实上我怀疑(并无根据)有此需求的人们,反而会是面对遭受最多现实的残酷,因此才有从文学作品中寻求救赎的需求。
  
  而寻求英雄,恐怕也是现代社会价值感丧失必然的结果。毕竟在一切都处於灰色地带,难以辨明是非对错的时代,一个英雄的出现总是让人感到安心,也是对自我内在价值观的重新确认。拿我最近阅读的The Spirit Rebellion做例子。这系列的书确实充满好莱坞式的个人英雄主义,主角各个有命运女神的加持且道德正确。但书中有一幕深深的触动了我。一个出身”Spirit Court”,深信该组织核心价值的女法师,却因为Spirit Court的政治斗争而遭受审判。她的导师告诉她只要认罪,那麽她将得以继续保有魔法师的地位。但是这位女法师坚信她所做的一切都符合该组织的核心价值,因此她坚持要为自己辩护。最后却因此失去法师身分。而此时女法师究竟会选择服从该组织的制裁,维持该组织在世界上的威名,或是保护其理念背叛该组织?这一幕让我想到苏格拉底面对雅典不公审判时内心可能有的挣扎。当一个你坚信的组织竟背叛了其核心价值,究竟是该为了群体利益牺牲或是该为核心价值奋斗?若以非常Realistic的观点来看,也许会认为女法师太傻太天真,何不认罪,而她道德正确的选择太不真实太英雄主义。但其实历史上确实有这样坚持道德的伟人存在啊!只是由於现代意义感的丧失才使的我们有着愤世的想法,不愿意相信英雄的存在。藉由这些”美式风格的俗滥作品”来找回生命的价值感与意义感,不也值得肯定?综上,我相信奇幻文学有其价值存在,且其价值丝毫不逊於其他类型的文学作品。PS上面提及的作品我可能并未完整阅读过,而只看过几个章节以及其他读者的评论PPS Prince of Nothing主要参考此篇书评 霸道至极 个人觉得作者言之有物值得一看PPPS许多好作品限於篇幅无法提及,上述作品Prince of Thorns,Melusine,The Chronicles of Thomas Covenant the Unbeliever,The Spirit Rebellion,Malazan暂无中文译本
1057 1

评论 (1)
  • 鱼头满山跑

    鱼头满山跑 2019-02-13 20:38:41 1#

    不是很赞同。奇幻文学就是古典版的科幻文学,幻想文学本质上都是一样的。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