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黑白世界】诺尔曼家:初见,表白,摊牌

果仁
发表于 2019-02-01 17:32:02

  今天是伊莱贾·诺尔曼院长第一天上班。
  他现在正坐在办公室的办公椅上,阳光从落地窗射进来,驱散了房间里的黑暗,让我们能看清他的样貌......
  他稍长的金发前面梳成了中分,后面则像披头士乐队一样披在脑后,与深邃的翠绿色凤眼搭配的是瓜子脸鹰钩鼻小嘴,展现出的是一种阴柔美。
  他的嘴角则是保持着微微上扬,显得有些不怀好意,这让这位贵族少爷看上去有些危险。
  他的身上穿着用家族徽记和紫色幸运草勋章装饰着的白大褂,白大褂下则是同样纯白的西装,可他的手上却拿着一件乌黑冰冷的危险武器......
  一把用家族徽记装饰过的制式自动步枪。
  最适合的形容词——西装暴徒!
   “不错,不错,是个好孩子,好乖,好乖~”
  伊莱贾将步枪抱在怀里,轻轻抚摸拍打着这把步枪的枪身,仿佛抱着的已经不是枪而是他的宠物......
  过了不久,电话铃声将这片粗暴的“和谐”打破了。
———————————————————————————————————————————  
电话,奥利弗·诺尔曼打给伊莱贾·诺尔曼
  “伊莱,第一天上班感觉如何?”
  “爸,我说过了别叫我伊莱。”
  “儿子,我觉得这名字没什么不好的啊?是你妈妈想的,伊莱贾在古语里意为伊莱慷慨,是赞美协会创始人伊莱国王的,很人文主义啊。”
  “您觉得如果有个人叫独秀贾,然后周围人都叫他陈独秀他会是什么感觉?”
  “好吧,儿子,你的助手护士半小时之后到。”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诺尔曼私立医科大学毕业的,我让你哥哥作为院长亲自给你安排的。”
  “您这是又把我安排了?”
  “我发誓你会喜欢她的,但是忍住别动手动脚,现在性骚扰犯罪了。”
  “什么时候性骚扰不犯罪了?!”
  “在我比你还小的时候,你妈妈就把我给......”
  “停!”
  “但是我打赌你绝对会喜欢她的。”
  “她是我的联姻对象对吧?您这是又看上哪块地了要把我给拿去卖了。”
  “怎么会呢?首先你不一定愿意,何况就算你愿意,人家也不一定愿意,你俩就算要结婚那也必须是两厢情愿。”
———————————————————————————————————————————  
  “请问伊莱贾·诺尔曼院长在吗?”敲门声混合着女声传了进来。
  “在的,请稍等。”伊莱贾走过去开门。
———————————————————————————————————————————  
  “哎,人呢。”伊莱贾打开门发现空无一人。
  “那个,请您低头。”声音从下方传来。
  好小,这是第一印象,可能也就150cm左右,在210cm的伊莱贾面前就像是小孩子。
  浓密的黑发扎成了侧马尾靠在了左肩上,同时头上还有一对雪白的兔耳朵,显得有些俏皮可爱,两颗黑宝石镶嵌在了眼白中,正映着伊莱贾的脸,两个稍大的眼眶则将这一对艺术品框住了。
  中间往下则是小巧的鼻子,鼻子下面则是樱桃小嘴,涂上了蜜桃红的唇彩,两边洁白的脸颊上打上了淡淡的腮红。
  配诺尔曼私立医院的护士制服刚刚好,严肃中带着些轻松灵动。前面一马平川让她更像孩子了,但是被裙子包裹的臀部却翘挺圆润,尾椎的地方还有一个白色的小毛球作点缀。
  “兔妖......吗?”
  “嗯,我是雷曲儿·塞勒涅,饕餮兔妖,今后是伊莱贾·诺尔曼院长您的助手护士,我刚从大学毕业,如果有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院长多多指教。”雷曲儿歪着头俏皮的露出了几颗......尖牙。
  伊莱贾这才意识到不是普通的兔妖,而是饕餮兔妖,白鹿森林食物链的顶端,曾经见过老虎和饕餮兔妖的对决,老虎被咬断脖子死了,饕餮兔妖由于灵活毫发无伤......
  “嗯......进来吧,帮我泡一壶绿茶,然后开始今天的工作。”
  “Yessir!”这次则是军礼。
———————————————————————————————————————————  
  “我们在哪儿见过吗?你从刚刚一开始就盯着我的脸看。”伊莱贾喝了一口茶。
  “抱歉院长,只是......没想到能真正见到诺尔曼家的二公子,之前只是在电视,报纸和网上见过。”
  “说不定我们还在梦里见过,只是我忘了,哈哈!”
  伊莱贾专注于批阅文件,没注意到雷曲儿打了腮红的脸更红了。
———————————————————————————————————————————  
  “那个,院长,我能换个称呼吗?”
  “请便,我对称呼没什么特殊要求,只要不带侮辱性就行,还有不能叫我伊莱,我和那位国王一点都不像。”
  “那个,我能叫您哥哥吗?” 
  “你今年23岁吧,我26岁,没什么问题,可以。”
———————————————————————————————————————————  
半年后......
短信息,雷曲儿发给伊莱贾
  “伊莱贾哥哥,午休时间麻烦您到天台来,我有一点事情要单独谈。”
———————————————————————————————————————————  
  “伊莱贾哥哥,我喜欢您,请您和我结婚!”雷曲儿把这段话吼了出来,就脸红着低下了头。
  “这......有些突然......”伊莱贾则明显被惊到了。
  “您是一个好人,我从之前就一直喜欢您仰慕您到现在,请您答应我,让我做您的妻子!”
  “那个......这实在是太突然了。”
  “我知道我出身没您优秀,但只是做恋人也好,请您给我一个机会!”
  “嗯......来吧,我给你看一点东西。”
———————————————————————————————————————————  
  地下被两层密码锁保护的房间中是一个巨大的冷柜,两个密码都被伊莱贾解开了,最后一扇电子铁门向两边逐渐打开,伴随着电机的轰隆作响,扑鼻而来的是刺鼻的血腥味。  

  当然,两位医疗工作者都表现得很淡定,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种嗅觉酷刑。

  可门完全打开后,里面的景象比血腥味更让人窒息......
  “我们医院的传统,每年会在新医生入伍的第一年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活体医疗训练,会从孤儿院购买孤儿或者从街上拐卖流浪汉,也会从监狱以人体实验当做原因申请死刑犯。”
  冷库右边的几排柜子上放着一排排用生命之水浸泡着的器官,中间还有一排排的“冻肉”,“冻肉”被肉钩穿过了胸口挂了起来。
  这是何等残忍的景象,雷曲儿皱着眉头,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仿佛自己那扁平的胸部也被肉钩贯穿了。
  “冻肉”的肚子都被切开了,滴水声传入了耳朵,血还没有流干......滴答......滴答......顺着滴水声看去,原本被打扫干净的白瓷砖又开始慢慢的被染红......
  想移开视线,却又发现了肠子这类移植意义不大的器官装在了几个大桶里,里面散落着冰碴,还有几个大桶里则是装着鲜红的液体——血!这又将血腥味放大了几分,开始更加猛烈的刺激着嗅觉。
  “他们会在训练中死亡或者训练结束后被摘除器官当做医院的器官储备,生命之水能保证器官的活性。”
  左边则是几张桌子,桌上放着砧板,屠宰机器人走过瓷砖踩在粘稠未干的血液上,发出啪叽啪叽的声音。
  机器人先将“冻肉”连带着肉钩取下,再放到砧板上,熟练的用工具将“冻肉”切成块,骨头和肌肉被砍断时发出咔吧的断裂声,一次又一次冲击着耳膜......
  “冻肉”终于切好了,机器人将肉块熟练的打包,肉块成为了一箱一箱的“食物”。
  “至于肉则会像这样处理后卖给喜欢吃人的种族,血当然是卖给血树或者吸血鬼这类需要吸血的种族了。”
  饮料机器人则是将血注入锡箔纸盒内,液体撞击纸盒的声音继续残忍的折磨着听觉,淅沥淅沥......淅沥淅沥......机器人再加入食品添加剂密封,便做成了一盒一盒的饮料。
  “现在这样你还觉得我是个好人吗?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会把你调到其他医院去的。”
  承受力已经到了极限了,站在原地,双腿无法走动并开始干呕起来。
  “也别去和警察说,警察在我这儿买了不少血和肉,他们不管这件事的,还可能会直接宰了你灭口。”
  缓和一下后,雷曲儿用纸巾稍微擦了擦嘴,往嘴里放了一块口香糖,开始嚼了起来。
  “你还好吧,要不要我送你去休息一下?呜......”
  雷曲儿直接跳到了伊莱贾的身上,抱住伊莱贾的脖子,吻住了伊莱贾的双唇,伊莱贾被勒得难受,只有像抱小女孩一样一只手托着雷曲儿的臀部然后另一只手扶着她的背。
  “你真是个疯子,雷曲儿小姐。”
  “哥哥想用摊牌的方式拒绝我?”
  “是啊,免得你知道真相后又接受不了,大哥的女朋友就是这样跳楼自杀的。”
  “她是出自无产阶级对吧?”
  “嗯,你怎么知道?”
  “如果是资产阶级出身,应该知道帝国是由黑与白构成的,黑与白的平衡构成了这个稳定的帝国,所以我推断即使是群众口中有极高声誉的诺尔曼家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阴暗面那也是必然的。”
  “我爸爸教给你的,对吧?”
  “是我爸爸教给我的,奥利弗老师还是比较偏向让我们看到帝国光明的一面。实际上我还以为是更严重的事,结果只是这种事,除了被这宏大的场面恶心到了别的算很好了。”
  “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雷曲儿。”
  “所以我算是哥哥的女朋友了?”
  “不,是未婚妻,小兔子,你是说的想让我和你结婚对吧?”
  “哥哥......”
  “好了,别呆在这儿了,血腥味太重了。”
  “等会儿,就这样抱着我出去?”
  “是,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有了一个可爱又聪明的未婚妻!”   


1105 0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