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荆棘王冠2023】安德慢递

酒吧
发表于 2024-03-12 20:30:54

       黄昏时刻,风车悠悠转了三圈,温暖的天光铺满了整片大地,已经沉下半个身躯的太阳失却了正午时分的炽烈,即使目光直视也不会感觉灼痛。

  安德骑着自己那辆老旧的斐珞尔牌自行车穿行在费尔兰城的大街小巷,他是这座城唯一的速递员。

  托人递送物品和信件这种事在这个时代往往只出现在城与城之间,大批大批的物件和信堆放在一起定期递送,优点是安全高效,缺点是太慢。

  高速的城际速递需要雇佣掌握风元素的术士,这样一来价格就不是一般民众能承受的了。

  安德是掌握风元素却只做城内速递的术士的唯一一员,他正式接手速递工作后,因为物美价廉,【安德速递】这个名字很快就传遍了整座费尔兰城。

  他在跑今天的最后一单,说来也有意思,这是【安德速递】前身【安德慢递】的一份遗留订单,是一封寄往十年后的“时间胶囊”。

  车后座上绑着的圆球形物体原本被安德丢在店角落落灰,如果不是他自己提前设计好的魔法阵提前一个月提醒,安德是记不起这档子事的。

  虽然这是【安德慢递】唯一的订单。

  为了按照约定赶在太阳下山之前抵达,安德给自己脚下这辆自行车附加了一点术士的小把戏,盘旋的绿色气流包裹下老旧自行车仿佛一只怪异形状的天马,飞快把路边朝安德打招呼的人甩在身后。

  ……

  “勇者大人,再过两天就是最后的决战了,我们不能在这里继续虚耗精神等人。”

  被称为“勇者大人”的少女放下酒杯:“洛洛,这已经是你今天第八次说这句话了。”

  侍女洛洛无奈:“可是我说了八遍了,您也根本没听我的呀?”

  艾琳看了一眼窗外的夕阳,她抓着洛洛的手晃来晃去:“就再等一小会好不好,就等到太阳下山,太阳下山还没等到我就回去。我的好洛洛,就再陪我等一会嘛~”

  洛洛也是拗不过自家小姐:“哎,下不为例。”

  艾琳往洛洛身上蹭了蹭:“嘻嘻,我就知道洛洛最懂我了,待会要是真等到了他,可别露馅哦~”

  顺带一提,“下不为例”这句话也是洛洛第八次说了。

  没有等太阳真的落山,安德骑着他那辆“天马”赶上了最后的期限,拎着黑色圆球走进了这间城门旁的小酒馆。

  艾琳和洛洛就坐在大门正对的那一桌。

  艾琳:“好久不见。”

  安德把圆球放在桌边:“好久不见,你这是在等我?”

  “嗯,约定好了十年后的今天日落之前见面,”少女瞥了一眼窗外已经快要落山的夕阳,“你……还算准时。”

  安德挠挠头:“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他不记得自己和艾琳有过这样的约定,如果不是时间胶囊提醒,他大概连来都不会来。

  “毕竟不是你和我的约定,能及时赶到就好。”

  没有等安德捋清这句话的意思,艾琳朝酒馆老板打了个招呼:“老板,吃的东西可以上桌啦,再拿点酒过来。”

  “好嘞。”

  等酒的间隙,安德把手边的时间胶囊递给艾琳:“我忘了不少事,这个圆球是寄给你的吧?”

  少女接过圆球,纤细的手指闪过银色的光亮,刹那间将圆球切开,她掀开上半看了一眼内部。

  “没错,就是给我的。不提这个,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才找到你这个前任勇者小队成员,我可是有好多事想问的。”

  安德刚想说什么,洛洛就在一旁补充:“艾琳是现任的勇者,最终之战临近,所以……” 

  安德是前任勇者小队的成员之一,而艾琳小时候跟着勇者小队同行过数年。

  这个世界的勇者就是那种传统日系RPG对抗魔王的勇者,是由神明选中并赠予力量的人,他们唯一的使命就是协助王国对抗魔王和魔王军。

  只不过自古以来,这场抗争都是以对抗魔王军的胜利和对抗魔王的失败告终。

  安德摊摊手:“我……忘记了很多事,我只能说我记得的。”

  “他,前任勇者……真的死了吗?”

  安德很确定地点头:“他消失之后再也没回来过,但魔王还活着,而且……你的勇者身份就是他最能让人信服的死讯。”

  勇者只会有一位。

  “那我问完了,”艾琳看向洛洛,“该你了。”

  侍女没有立刻开始,而是从随身的包裹里拿出三封信,两封保存完好,第三封似乎是被打开过太多次显得有些老旧:“麻烦看看,这是前任勇者的笔迹吧?”

  “是……怎么了?”

  “这是三封情书。”

  “这家伙这么有情调的么……还一路往回送情书?”

  “送给三位不同的女性。”

  “额……”

  “同时,亲手。”

  “???”

  虽然安德是前队友,但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脚踏三条船的混蛋。”

  “没错,混蛋,”洛洛笑着递过去两封信,“要看看么?”

  “不用,”安德耸耸肩,“以他平日的所作所为,多半又是装作写情书,结果在里面写的全是怎么应对各种魔族设下的阻碍。”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而且是写给新一代的勇者小队。”

  前任勇者是个很奇怪的家伙。和以往被神明选中的勇者不同,他是一个凭空出现、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别说战胜魔王,他刚出现在王国的时候连最低级的魔族士兵都打不过。

  他一直嘀咕着什么“按我这个数据强度,一周目根本没办法完美通关啊”、“淦,魔王果然是个老阴比,这种手段都使得出来”、“记下来记下来,二周目还要用”、“原来根本不是一周目,是零周目,我原来真是那个只活在文献里的前任?”之类的让人听不懂的话。

  最后一句是他看到艾琳也就是现任勇者时说的话。

  不仅如此,他明知道自己很弱,却一点不关注提升实力。明明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魔王,也知道只有打败魔王才能彻底结束战斗,他却整天忙着种田。

  哦,“种田”这两个字还得加个双引号,这是前任勇者新加的词,带引号的种田意味:积蓄、发展力量。

  洛洛把信收了回去:“你说的没错,信里写的是前任勇者的勇者小队面对的几次大危机的解决办法。不过也多亏了这几封信提供的办法,这个时代的勇者小队一路走来都平平安安,没有损失任何战力。”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每次他写给我们的信都用的是这种情书一般的信封?”

  难怪只递过来两封,原来那封磨损严重的是给你的啊……

  安德回忆了一下。

  记忆中的前任勇者其实是一个很注重细节的人,小队的公共资金消耗的计算每次都是精确到铜币,经常出现“用光资金刚好够买下所有必备的物品”的情况,没理由写信的时候乱用信封。

  或许,这就是情书,只是……不敢写内容?

  不太可能,那家伙刚到王城就敢当着公主的面说什么“原来画师没说谎,旧公主原来这么漂亮”,“不行,我不能让美好在我面前消逝”之类的话,还给公主送了一封情书。

  咦,不对,那封情书里写的也是怎么应对一些事情,最终成了公主也是现任女皇免于被未婚夫杀死的关键提示。

  洛洛继续补充:“这是他去见魔王的那天前送的,还特别嘱托我们过几天再打开。”

  酒馆老板迈着木偶一般的机械步伐走近,把酒和菜品都端上桌。他似乎是没看到桌上的黑色圆球一般,直接就要把一碟菜往上放,好在艾琳身为勇者速度够快抢在盘子落下前把圆球搁到了邻桌。

  “请慢用。”

  艾琳端杯畅饮:“那几天,他有什么特别的行为吗?提前一天瞒着勇者小队的人直接去找魔王这件事不算。”

  安德不解:“这些和最终决战有关?”

  艾琳摇头:“没有太大关系,只是想问问。”

  安德想了想,继续说:“前代勇者开发过一种和意识相关的技术,可以把将死之人的意识抽取出来寄宿在物体上,如今各大都城的守护灵都来自于这种技术。”

  一直没有太大反应的洛洛突然怒目而视:“这东西也是那个混蛋做的?”

  “额,怎么了?”

  洛洛咬牙切齿:“那个混蛋,在最终决战前的那天把死去的精灵公主也变成了都城守护灵。”

  “这不是好事么?能让她以另一种方式活着。”

  “但那是魔王城。”

  好家伙!

  安德只好清了清嗓子另起话题:“咳咳,那什么,就不提这种糟心事了,还是说别的吧……那天他找过我,他问我怎么才能不怕死。”

  一直在喝酒的艾琳突然被呛到了:“老师居然会怕死?”

  艾琳和前任勇者的相识来自于一场绑架案,年幼的她因为相貌被一伙人贩子劫走,这些人准备把她买给某个爱好奇特的伯爵。

  但绑架实施的那天,前任勇者也在王城,他一边嘀咕着一边走进了绑匪藏匿的那条街:“按游戏记载应该是在这里吧,日期也对得上。咳咳,里面的几位能听见吗?”

  回应他的是十个全副武装的壮汉,而且前文提到,前任勇者很弱,即使有神明加护,也很弱。

  艾琳见到他的时候,前任勇者是拄着剑爬进房间的,按后来赶到的医生推算,晚一小会前任勇者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这样的人……怕死吗?

  安德也搞不懂:“我也奇怪,连国王都敢指着鼻子骂,敢一个人偷偷摸进十死无生的魔王城探地图的人,居然怕死?”

  “但那天他告诉我说,他也只是普通的人类,当然怕死,以前那样只是知道肯定不会死,但过两天他一定会死。”

  没有人能否认前任勇者对这个世界的作出的贡献,没人能不敬佩他的勇气和毅力,但也没有人认为他能战胜魔王。

  所有人都知道他一定会死,包括他自己。

  王国传唱着他的功绩,史书上书写着他的伟大,和他相识的所有人笑骂着他是个混蛋。

  这个混蛋践行着自己“不会让美好消逝在自己面前”的承诺,在说出那些话之后,没有通知勇者小队的其他人,一个人去找了魔王。

  他死在了那里,这样小队的其他人就都不必与魔王交战。

  三人都沉默许久,最后还是艾琳举起酒杯:“好啦,不提他,好不容易见面,说点开心的。”

  安德猛灌了一口酒:“说点前任勇者的趣事,他刚到这个的时候还带着家乡的口音,自称都还是‘俺’,连带着王都一群崇拜勇者的孩子们也都开始自称‘俺’,这里面就包括你家小姐。”

  洛洛面无表情地给安德添酒:“这我知道,勇者大人还因为这事被她父亲打过屁股。”

  艾琳不甘示弱:“明明你也学了!”

  安德放声大笑,先前话题产生的情绪也随之不翼而飞,酒席热闹起来。

  酒过三巡。

  “魔王快要苏醒了?”

  “两天后。”

  “你有把握?”

  “我不知道,”艾琳喝多了,她仰头看向天花板,“我从来没见过魔王到底有多强大,唯一有机会直面魔王的勇者小队从来没有活着回来的,这个世界对魔王的了解为零。但我相信,老师的努力不会白费。”

  安德叹了口气:“你们……这么相信他么?”

  “嗯。”

  一旁的洛洛补充着:“虽然一直骂他混蛋,但他做的很多事都对这个世界和对魔王军的战争有很深刻的影响。”

  “他发明的机器虽然断了大量术士的出路,但解放了更多田间的农民,让王国得以在数年里快速休养生息;他从王都图书馆偷走大量典籍,翻印后送往王国各地,却免费提供给所有人民借阅;寄宿在魔王城的精灵公主送来了大量魔王城的情报,王国的军队只付出了很少的伤亡就拿下了魔王城;他打破了元素世界的禁锢,让勇者能拥有两个大类的元素。”

  “最重要的,”洛洛看了一眼自家小姐,“他培养了下一代的勇者,也是历代最强的勇者。”

  艾琳有些醉了:“嘿嘿,洛洛你这么夸我我会害羞的哦~”

  洛洛抢下自家小姐手中的酒杯放到一边:“当然,他做这些事的时候牵扯到了不少女孩子,几乎所有人都叫他‘混蛋’。”

  “咳咳咳……”

  虽然作为老朋友安德理应维护一下前任勇者,但洛洛说的都是实话。

  前任勇者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一件事——他会死在魔王之战,所以他许下的承诺,留下的感情……以那只敢用信封不敢写内容的状态真的有留下的感情吗?

  他清楚自己许不了任何承诺,接续不了任何感情,所以不敢许下承诺,不敢直面情感。

  他是个胆小鬼。

  现任勇者醉倒在桌上,喃喃自语:“老……师,嗝,你教我的,嗝,我都学会了,我一定会赢的。”

  安德笑了笑,却郑重其事:“别都学。”

  不太清醒的艾琳嗯了一声表示疑问。

  “他这家伙满世界跑,到处留情,跑完之后还不还人情,这点可千万别学。”

  艾琳努力睁开朦胧的醉眼:“大家都没想着让他还。”

  前代勇者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太多的改变,原本这个世界对抗那位世界尽头的魔王是绝无希望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下一位勇者铺路。

  安德:“他和魔王打完就死了,所以别都学,至少这个别学。你得活着。”

  已经彻底醉倒的少女发出轻声的“嗯”回应安德的话。

  趁她醉倒,安德突然伸手拿起一旁的圆球,在洛洛出声阻止前打开一瞥,内部空无一物。

  “果然。”

  他一直纠结于这封跨越十年的“信件”的发件人到底是谁,但圆球里什么都没有,艾琳其实根本不是要那个圆球,她是来见自己。

  安德就是这封信的发件人,也是信件本身。

  因为这是安(俺)德(的)慢递,是安德寄给自己的一枚时间胶囊。

  安德被自己这个拙劣的谐音梗逗笑了,毕竟这是他这个穿越者才能理解的小小谜题。

  他就是那个自称“俺”的前代勇者,是一缕残存的执念,他把自己这封信送向未来。

  前任勇者是个胆小鬼,他不可能让小队里的任何人看见自己畏惧死亡的这一面,所以最后那场“与安德的谈话”发生在他的内心——他在问自己,有没有办法不怕死。

  于是——寄存于时间胶囊的灵魂安德,诞生了,这就是【安德慢递】唯一的订单。

  他要看看新生的勇者,看看自己抛弃一切希望为未来创造的机会是否能够实现。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他按照自己穿越前就见过的这个游戏世界的历史资料创造了完美的环境——比原本勇者可以战胜魔王的一周目更完美的环境,没有任何美好逝去的环境。

  安德驱车驶向城外,身后的一切也随之变得虚幻起来,整座费尔兰城随着安德的离开逐渐破碎成奇异的光点。

  “再见。”

  仰躺着的艾琳朝天空伸出右手。

  月亮,升起来了。


132 1

上一篇:大祭司
下一篇:戏剧之王
评论 (1)
  • 寒夜

    寒夜 2024-03-15 09:02:03 1#

    再看一遍还是很喜欢。胆小的、平庸的、自知命运的前任勇者,却还是用尽了全部的智谋和手段来守护世界的美好,是一种令人动容的平凡人的竭尽全力。

    以及,谐音梗真是猝不及防会心一击~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