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大法的精神(5)

火彩
发表于 2024-05-21 10:42:24

  女孩还知道,许多人紧盯巴德屁股下的宝座,当然所指并非是那台做工巧妙的轮椅,而是代表权利与荣誉巅峰的头衔。要是对外广而告之,说大法师选位胖乎乎、脸上长雀斑的绿毛丫头做接班人。这则消息的传播速度一定赶不上一票谋杀者对她痛下杀手的速度。


  “别啰嗦,就你了。咱爷俩赶紧进入正题!”


  巴德粗暴打断麦琪娅的胡思乱想,此时幻想的翅膀载着女孩遨游在隐姓埋名躲避追杀的俗套桥段中。麦琪娅困惑的望着大法师,自打走进房间老人只是说个不停,她根本没有察觉到有什么所谓的测试。


  大法师毫无预兆举起双手,在身前用力击掌,与此同时老人嘴角忽然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麦琪娅下意识的双眼紧闭,她听见如地震海啸般的掌声由近至远,直直向海平线尽头推去,巨大的惊雷声自远方暴风航道边的孤岛深处传来,似乎正回应大法师击掌的声音。随之而来,女孩感受到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风拂过脸庞,唤醒她童年为数不多的快乐回忆。


  那是片家门口的青草地,不知名的灌木树丛间缀满红色的酸甜果子,她和兄弟姐妹们无忧无虑光着脚踏在草地泛起的浪花追逐打闹。她能闻到阵阵青草味,黑色泥土深处透着香气,麦琪娅嘴里满是红色小酸果的味道,勾起她阵阵乡愁。


  又是一声惊雷打在耳膜上,震得头皮发麻。这次雷声的距离更近了些。声音唤醒女孩,她这才发现眼角牵着点点泪花。


  可眼下所看到的一切,让麦琪娅来不及回味童年的幸福。她惊愕的发现墙壁、天花板和地面无影无踪,书桌、衣柜、门前书堆构成的迷宫荡然无存。女孩仿佛立在悬崖峭壁毗邻的半空,脚下海水汹涌澎湃,散发夺目光芒的水晶球清晰可见。


  麦琪娅记得父母同样很擅长让东西消失。有次他们家为躲避债主连夜举家逃离,他们把能带走的东西全带走了,只把框出此地本来有人居住的地基留给找上门的债主。随后他们又搬过几次家,手法越来越纯熟,到最后临走前麦琪娅的父母甚至不忘复原家宅周边的草皮和植被,无论谁来到此地,都不会认为这里一天之前还有人居住。


  和麦琪娅一家的仓皇大逃亡不同。此时女孩和大法师二人悬空而坐,四周空无一物,海潮咸腥的味道扑面而来。


  她紧紧抓住藤椅扶手,双脚缩到座椅里。麦琪娅目不斜视盯着巴德那近乎黑色的眼睛,此刻脚下海浪拍打礁石努力营造震耳欲聋的气势。她不敢低头去看,生怕自己昏过去。如果晕过去可能好些,起码不会亲眼看着自己自由落体摔个粉身碎骨。大法师悠然自得,正坐在麦琪娅对面,还有滋有味的喝起蜂蜜水。麦琪娅自始至终没看过巴德施法,她想搞清楚大法师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女孩举目四望,她看见原本停在塔外步栈道上的垃圾车沐浴阳光。海风吹拂,垃圾袋高兴的向她招手,向女孩坦露自己向往自由的心情,一阵旋风飞来,垃圾车放开抓着垃圾袋的钩绳,看着它飞往高空,奔向自由。这辆垃圾车堪称推车界的王者,小车装得多跑得快,倒垃圾的活门设计得灵巧方便,不枉她在车板侧面精心绘制出专属自己的粉色标志。没了这辆推车之王,明天可怎么干活。麦琪娅眨眨眼,抬头恰好瞧见头顶悬空站着群穿麻袋袍的小学徒,他们兴高采烈讨论着什么,围在中央的人手里攥紧几打票根。麦琪娅认得他,是塔务主任的狗腿子,这个月应该由他伺候混沌大师。狗腿子手里抓的是平原街定期开奖的抽奖券,他整个人像已经中了头奖般兴奋,说话的时候脸涨得通红,唾液横飞向周遭的人描述着什么,时而手指戳向麦琪娅所在的空间。


  虽然那位小学徒一脸雀跃,可恐怕好运根本不会降临在他身上。不知怎的,麦琪娅就是知道他手里攥着的每张奖券都与中奖无缘。


  巴德坐在麦琪娅对面咯咯笑起来,笑声足以让正常人丧失食欲。他颇为好奇的问麦琪娅:“好玩吧?”


  “有意思。可惜结果没能中奖。”


  此刻麦琪娅可以凭直觉知道她想知道的所有事情,包括巴德需要的答案。这种感觉很难形容,硬要说,她觉得像一场胸有成竹的开卷考试。


  “三个月的饭钱,下个月会因偷窃而开除,我觉得塔务主任会打断他的腿再开除。”


  “我不清楚,大师。”麦琪娅如实回答,她的预感不及大法师。巴德可以超越时空窥见更远的因果循环,而麦琪娅只对眼前发生的事情了然于胸。


  “所以我才告诉你,小绿毛!”巴德嚷起来。他的耐心似乎只够维持几句话的交谈,之后需要重新用大量的嘲讽积累平和的心态。“他偷了塔务主任侵吞厨房虚报的日常采买资金,塔外的骨科医院下个月可忙坏了。假如现在提醒塔务主任,他还来得及提前预定一副超合金大下巴。东窗事发,小金库的秘密败露,被厨子用石杵抽脸可不是闹着玩的。”


  巴德说话间,一根短法杖凭空出现,刻着暗花的油量木棒饱经风霜,握柄的黄铜磨出金子般灿烂的光泽,短法杖中间几处刀疤伤痕用秘银修补,仿佛披上银色雷电的战袍。木杖前端野兽啃咬痕迹历历在目,如同炫耀战绩的勋章。看得出它是个老物件,而且传承已久,时至今日依然忠心耿耿保护着它的拥有者。


  法杖安静待在混沌大师腿上,装作一直就放在那,只在需要时才愿意让人注意到它的存在。


  “现在应该不害怕了吧。”巴德笑起来,耷拉松垮的脸让笑容显得格外阴郁。


  “开始有点怕,明白原理就不怕了。”


  麦琪娅壮起胆子试探地面。女孩脚下波涛汹涌,碧浪滔天一波接一波撞上暗礁,粉身碎骨的白沫高高抛起在空中绽放出危险的白花。


  “原理?”


  巴德皱起眉,对麦琪娅的措辞表现出不满神情。两条长长的眉毛抖动着,光凭旺盛的毛发足以拼出世界通行的一切表情。和毁灭大师比比·里奇那批躲在沙海深处墓穴中,自称夜幕之手的脱毛纹身爱好者不同。巴德天生毛发稀疏,不仅头发,连汗毛都没有。大法师出生的时候光溜溜黑黢黢,配着两道长眉活像条发育不良的鲶鱼。


  “不、不是原理,我明白是什么,只是说不清。”麦琪娅为自己过度自信的发言而道歉,她的脸又一次红起来,像颗熟透的苹果。


  “巧极了,我也说不清。”


  大法师用两根手指捻起法杖,隔空搅动水壶里的水。瞬间水沸腾起来,蒸汽焦躁不安的吹响哨音。混沌大师示意麦琪娅可以为她自己泡杯茶,古朴的茶罐同样已经在水壶边装作恭候多时的模样,盖子上还伪装着一层薄灰。麦琪娅审视自己的记忆,端来水壶和水杯时,并没有什么茶罐,它和短法杖一样,全是自顾出现在女孩视野之中。


  “喝吧,我请你喝。这是塔务主任私藏的茶叶,每次来贵客我都会请他们品尝。你敞开了喝,反正到下个月,他也没有下巴喝茶了。


  “原理当然重要,否则上课的时候不会告诉摆弄火元素或者水元素的小学徒,低温和高温同样可能导致烧伤。但咱们爷俩要跳过原理阶段,现在体验才是重点。尖帽大学的书呆子拥抱研究原理和理论走入极端,以至于他们的成就只剩抄书,和那堆不知该如何处理的脆弱蛛丝。如何?”


  “我觉得茶不错。”麦琪娅摘下起雾的粗框圆眼镜用心品起茶来。这类茶叶是南部半岛那个叫做夏国的神秘国度才出品的特产,曾经她只在象牙塔校庆上有机会分到指甲盖大小的一杯。


  茶香四溢,麦琪娅有点忘乎所以,可能是醇香的茶叶醉人,她说:“如果有茶点就更好了。”


  “谁说不是。”


  说完,巴德抬手从桌上拿起一盒未开封的金丝糕递给麦琪娅。


  “对抠门的达·拉甭·巴大法师而言,为何平原街私人定制的点心会凭空消失,是个未解之谜。快吃,多吃点,把咱爷俩偷窃的罪证尽快销毁。”


  “大师。”坐在四面通透的海景里,麦琪娅鼓足勇气说:“我觉得您的房间不需要打扫。”


  “打扫房间挥挥法杖就行,要人打扫反而会弄乱我的书。”巴德抄起法杖,戳向原本是墙壁的地方,言下之意是要麦琪娅谈谈感想。


  “我不会。”麦琪娅坦言道,她生怕说错话会跌落深渊万劫不复。所以与其恭维巴德,不如老老实实说出自己的感想,直觉就是如此这般告诉她的。


  “你想的没错,我知道自己有多厉害,所以不需要别人的称赞。而且你要会,那倒是我应该给你当徒弟,嘿嘿!”


  “我从没在法环等级检定手册上看到过类似的高级法术。”


  “高级法术?”巴德听麦琪娅这么说,不知触发身上了哪处机关,他笑得前仰后合,笑声如同拉起的风箱。半晌他缓了口气,喝了许多蜂蜜水润喉,又风卷残云般吃掉半盒金丝糕后才继续说道:“法术从来就没高级、低级之分,教材编出来只是为了方便招生,以及确保会使用法术的家伙没有性命之忧。否则还跟过去似的,魔法学府和研究机构躺着送出去的人比站着进来多,还有谁愿意学。”


  混沌大师放下水杯冷不防问麦琪娅:“凭空变出一束花的法师,和会用一记火球术杀一百人的法师,哪个更厉害。”

  
  “会变花的?”麦琪娅怯怯的答道,用眼神的余光盯着巴德。直觉此刻开了小差,女孩只能凭借自己的好恶作答。和火球术比起来,她更喜欢象牙塔校庆时漫天花雨的法术表演。


  这时茶杯边又适时出现一盘松软的茶点,麦琪娅拿起一块放入嘴中,桂花的香气瞬间填满口腔。


  “傻孩子。如果有人当着你面变出一束花讨你欢心,当然他是最厉害的。火球术在求偶的时候屁用没有,‘和我睡一觉吧,吃我一颗大火球!’敢这么说,距离挨巴掌可不远了,除非追求你的是个喜欢烧别人家房子的兽人。


  “但换个角度看,战场上花没用。当然啦,降下漫天花雨,用锐利的跟针尖一样的花茎戳死敌人不算。有法师这么干过,事后发现他时身上插的花比敌人还多。同归于尽肯定是不行的,而且死的时候还挺疼。所以生死搏杀的舞台之上,躲在千里之外用魔法把敌人炸成齑粉的才是狠角色。


  “你看,事情其实并没有二选一这么简单。假如问我哪个更厉害,我会说都厉害,但是都没啥用。无论是想和姑娘繁衍后代,还是妄图靠杀人功成名就,这类事不用法术反而更加便利。”


  这次轮到麦琪娅笑得停不下来,巴德说的东西她在课堂上从未听到过。


  大法师用手里的法杖敲了敲轮椅,椅子心有灵犀,自动载着老人回到原本是房屋中央的地方。一张慰藉人心的圆形地毯赫然铺在地上,麦琪娅记得那原本是书桌所在的位置。女孩想站起身追赶大法师,眼睛拦住了身体的冲动,视线所及是晶球的万丈光芒,脚下一望无垠的大海掀起滔天巨浪拍击礁石。她分明看见挂满海草,长满藤壶的骷髅张着嘴无声嚷着:“你快下来呀!”


  脚下的触感坚定否决了眼睛传达出的视觉信号,它宽慰着提醒女孩地面结实得很。


  “大法。”


  巴德的声音驱散麦琪娅心中疑惑,她站起身晃晃悠悠走向大法师。


  “您说什么?”


  “大法是法师一直以来的追求。许多人声称已经找到了它,但他们根本没意识到,大法其实就在这里。”巴德用法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老人的声音不知何时起变得清澈无比,全然没了轰鸣的喘息声。


  “大法指引我们了解世界的真相。”


  “您是指真如?”麦琪娅问。她记得象牙塔第一年所学的《法术理论基础及菜鸟进阶手册(导论一)第八十七版》的序言部分详细阐述了何为真如,四级法环的火焰导师雷吉·唐纳德要求所有新生全文背诵。


  “我更喜欢把它叫做‘规律’。”巴德说。


  老人的声音令麦琪娅很不适应,坐在轮椅里的法师声音洪亮如钟,感觉至多只有五十岁。


  大法师又用法杖指了指脚下说:“其实你能看见,对吗。那些玩意儿浮现在晶球表面,多数时候会表演痛苦挣扎给你看,博取别人同情。”


  混沌大师身子前倾,夸张的俯身看着轮椅下方绚烂夺目的光。他的视线犹如千军万马,一轮冲锋之下竟逼退了晶球不可一世的万丈光芒。那颗圆形的、近乎通透的球体放置于犬牙交错的岩石王座中央。拍打礁石的海浪色厉内荏,在晶球前绕了个弯,不敢溅出半滴海水。麦琪娅顺着巴德的指引看着晶球,她知道晶球此刻也在回望自己,通透的球体里仿佛孕育着常人难以窥见,无法想象的东西。比如一个世界,或者通向未知的宇宙。晶球表面痛苦挣扎的影子全然没了威风,他们像水蒸气般缥缈。海风吹过,把本就虚无的身影冲散,很快蒸汽升腾又会聚成新的人形。


  “是的,大师。”


  麦琪娅看着无数人影摇曳,他们攀附在晶球表面,将痛苦挣扎上升到行为艺术的高度。与此同时,虚影又不忘彼此攻伐,防止有谁率先冲破晶球禁锢的牢笼,逃脱升天。


  “但是他们看不见,眼睛全是用来喘气的。”巴德不屑的用法杖戳了戳头顶。


  在麦琪娅头顶上方,无数穿法袍的人穿梭往复,结构复杂的升降机运转繁忙。所有人无不费尽心思装作自己是个大忙人。女孩还能感觉到距离较近的几位法师此时此刻的想法。有人正为下一餐默默倒数,有的在思考升降梯与施法之间是否存在必然联系。另有几位法师想法一致,他们焦急盼望周末的来临,好去附近酒馆向老板娘的女儿献殷勤,同时他们又在想方设法拖住其他几位同僚出行的脚步,这几位法师利用研究课题的时间熟练掌握了如何用魔法制造漫天花瓣的把戏。


  巴德坐正身子,继续用清澈透亮的声音对麦琪娅说:“不用去理会那些垃圾。垃圾应该去喂晶球和晶球里的东西。你体会到的,就是我可以读懂人心的秘密。”


  “是的,大师。”麦琪娅习惯性缩起头,声音有些颤抖。


  “不用紧张,心里有鬼的人才怕人窥视。我猜你是自愿承担扫塔的工作。”
麦琪娅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点点头。


- 待续 -

53 0

下一篇:人鱼之歌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