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子 画册 小组 活动 投票 搜索 问答 我的社区 用户 唠叨 资料 连载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永恒之国潮起时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霍亨索伦的西吉蒙斯德一世写给其弟瓦尔德马亲王的家书

飞堡奇人
发表于 2020-06-14 05:42:06

【郑重声明,本文为SF轻小说网轻小说作家飞堡奇人所著的魔幻历史题材架空系列小说永恒之国潮起时刻的虚构势力介绍,本文中出现的个人,团体均与现实世界无关,请勿对号入座】

我亲爱的弟弟:

  最近过的如何?基辅那里的情况还好吗?

  柏林这里一切都好,母后大人也是一切安好,姐姐她们也是,我们都在关注基辅的情况,并希望你一切安好。

  看到我这次一起寄来的照片了吗?这就是【新罗马尼亚】的整体设计模型,我和阿尔伯特以及阿道夫三人可是花了好长时间才弄好了这些模型。这将会是一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工程,不论是新罗马万神殿,还是大凯旋门。当工程完工之时,柏林将成为第四罗马,会是世界的中心,只有罗马,君士坦丁堡,和天京才值得与之一提。

【新罗马尼亚建城计划的模型照】

 每当站在无忧宫的葡萄山梯形露台上,俯视着下面的一切,就会让我想起,这一切的来之不易。

  我们的帝国叫做神圣罗马帝国,但讽刺的是,我们目前的疆域,也仅仅只有原先古帝国时代的大日耳曼尼亚行省一省再加上普鲁士地区一代的土地——好吧,如果不包括在非洲和东南亚的殖民地的话,情况就是这样。不论是罗马,还是君士坦丁堡,都不在帝国的管辖之下。

 罗马城,作为永恒之地的首都,由最高祭祀团和元老院所控制;至于君士坦丁堡?早已成为奥斯曼帝国大汗的皇廷所在地多年了。

  一个没有罗马的罗马帝国……完美的幽默。

  从哪里说起呢?也许当奥多亚塞选择将西罗马帝国的皇冠戴在自己头上,并对东罗马皇帝弗拉维·芝诺发出决裂令开始,罗马的分裂便成了大势所趋。伴随着不久之后奥多亚塞的死亡,西帝国辽阔的疆土变成了巨大的战场,不论是东哥特王国,西哥特王国,法兰克王国,汪达尔王国,还是查士丁尼派去的东罗马远征军,乃至摩尔人,每一个野心家都想着砍死对方,然后将西帝国的皇冠戴在自己头上。这种混乱的局面一直到查理大帝重新巩固西欧局势,并在罗马由最高祭祀团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为止,才得以有片刻停息。

  但好景不长,伴随着查理大帝的去世,帝国再度分裂,万幸的是,这一次皇冠是稳当地停留在了神圣罗马帝国。

  然而,这个帝国,在很长一段时间依然是名不副实,皇冠之下,是超过几千个互相对立的贵族诸侯们。

  不论是红胡子巴巴罗萨,还是查理五世,尽管我们的先辈们不断地在做出努力,但与英国和法国,甚至俄国相比,统一的神圣罗马帝国始终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在三十年战争以后愈发明显,而拿破仑战争,将其带到了一个新高潮——

  ——篡位者拿破仑在三皇会战以后将皇冠戴在了自己头上,宣布自己是西罗马帝国的皇帝。

【西罗马帝国皇帝,全高卢凯撒,法兰西人的皇帝,拿破仑一世】

这是对帝国最大的羞辱,而在之后,我们的先祖,普鲁士国王腓特烈·威廉三世,作为帝国内最后一支还有战斗力的邦国,宣布了对篡位者的战争。可最后的结果却是惨烈的,王国输掉了这场战争,拿破仑成为了欧洲的霸主,如果不是爱国学生法兰克·斯塔普将匕首深深刺入拿破仑的胸膛的话,天知道这个篡位者接下来会打到什么地方。

【终结了拿破仑一世生命的匕首】

 篡位者已死,但他造成的混乱却并没有就此结束,帝国再度陷入了空位状态,一个松散的所谓【皇冠委员会】的邦国议会团体开始代行皇帝的职责。可想而知,在这种人心涣散的情况下,这种无力的机构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整个帝国陷入了内乱边缘,甚至连奥地利的首相都不得不穿上女装流亡英国。

  祸不单行,控制了波兰的俄罗斯意图继续西进;依旧拥有莱茵河左岸和比利时的法国仍然想着重新恢复其在帝国的地位;英国?作为当时和汉诺威王国同君共治的国家,他们试图从帝国的混乱中谋求最大的的利益。

  看起来帝国已经走到头了。

  不过,众神还没有放弃帝国。

  劳恩堡公爵的出现,改变了一切。

【劳恩堡公爵,奥托·爱德华·利奥波德·冯·俾斯麦】


  先是父皇与母后的婚姻,不但解决了长期以来困扰普鲁士和斯堪的纳维亚之间的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的问题,还让两国成为同盟,并在接下来对奥地利的战争中并肩作战。这一战,在劳恩堡公爵的策划下,我们成功攻入维也纳,解散了那名不副实的【皇冠委员会】,并让祖父成功地在法兰克福,在王公大臣们的环绕下,由永恒之地的最高祭祀团正式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首次,霍亨索伦家族作为拥有选帝资格的家族,将皇冠戴在了头上。

  当然,坐在巴黎的那位篡位者的侄子,拿破仑三世,这个眼高手低的野心家,自然对此感到愤怒不已。真是可笑,一个抢匪头子窃取了宝物以后又物归原主,而他的后人居然厚颜无耻地认为宝物是他的。

【法兰西人的皇帝,全高卢凯撒,拿破仑三世】

  当布瑞姬坦姐姐的祖父,同样出生霍亨索伦家族的利奥波德一世登上西班牙王国的宝座时,那个野心家,终于选择撕下了所有伪装,正式对帝国和西班牙宣战。

  不出所料的,帝国的大军轻易便越过莱茵河,长驱直入法国腹地,并在色丹击溃了拿破仑三世和他的军队。

  这是一场可以载入史册的大胜利,当年在日耳曼尼亚的土地上蹂躏的法军,被一战摧毁,连拿破仑三世本人也只是勉强逃回了巴黎。

  已经没有任何障碍能够阻挡帝国,巴黎近在眼前,只待我们拿下,战争将很快结束。至少当时不论是祖父还是劳恩堡公爵,甚至父皇都这么认为。

  直到那个叫加里波第的男人出现在了巴黎。

【法兰西公社共和国大元帅,朱塞佩·加里波底】

 法国再度爆发了革命,拿破仑三世和他的廷臣们纷纷出逃至波尔多,一个叫巴黎公社的组织迅速控制了整个巴黎。

  不用我说,弟弟,听名字你也知道,这就是法兰西公社共和国,帝国宿敌的前身。

  我们认为帝国强大的陆军能够很快就解决这些叛军,但是我们错了,错得离谱,他们不但打破了我们在巴黎的包围圈,还策动了在莱茵河左岸的叛乱,甚至我们拉上来自不列颠的盟友都未能镇压他们。

  滑铁卢战役我国与英国的联军被击败象征着这场战争的结束以及和平的到来,我们不得不承认法兰西公社共和国的存在及其合法性。

  在此之后,帝国开始了长期的修生养息和殖民地扩张的时代,帝国稳健地整合内部,并不断壮大自身的实力,使其呈现出过去所没有的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帝国进入了祖父与父亲共同构筑的黄金时代,帝国统治着从马斯到默默尔,从埃施到贝尔特的广大土地,甚至更远的非洲和满者伯夷,也在帝国的统治之下。

但这份繁荣,也未能持续多久。

  伴随着大亚战争俄国的挫败,我们曾经的重要友邦俄罗斯帝国,也爆发了革命,甚至迫使罗曼诺夫家族不惜与亚洲的帝国议和以便其出逃远东。

  曾经平静的东欧,不再平静。

  父皇竭尽了全力开始镇压这些东欧的叛军,可如同上次在法国一样,这一次,帝国的军队又败在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城下,再加上父皇华沙遇刺身亡,母后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一纸对我国稍微有利的和平条约,得到了签署。

 帝国,看似在东欧扩大了势力范围。

  可实际上却是,我们不论在东部边境,还是在西部边境,都遭到了来自公社主义的重大威胁,而英国人依旧在想着如何从欧洲乱局中获得好处。

  现在,帝国和她的盟友必须团结一致,才能从被敌人所环绕的欧洲当中生存下来,并取得最终的胜利。

  公社主义是帝国永恒的敌人,祖父与父皇未能完成全面压制,导致公社主义得以到现在还在继续威胁帝国的安全与稳定。

  我们不能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基辅罗斯,这一次,我们将毫不留情地将他们彻底击溃。

  我非常期待能够等到你的捷报,弟弟。

  还有,如果见到斯瓦罗格娜的话,希望你能代我向她问好,并将我的礼物交给她。

  保重!愿众神与你同在!



最爱你的哥哥,弗兰兹·弗里德里希·西吉斯蒙德·冯·霍亨索伦




[永恒之国潮起时刻寰宇图]



【对永恒之国潮起时刻系列世界观小说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扫描二维码或者移步菠萝包轻小说平台关注永恒之国潮起时刻小说正文】





54 0

你的回应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