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自诩文思如尿崩天才作家,实为狗屁不通文章生成器”系列01——龙宫童子

陈敬
发表于 2021-12-31 10:02:11

一.


我叫孙诚,是个没啥追求的人,大学毕业懒得去闯社会,就留校跟着教授混,当了老师。整天埋头过自己的日子,虽然平淡如水,却也衣食无忧。

今天一早,我正和平常一样夹着两本书往教室磨蹭的时候,却被突然从拐角冒出来的一个棒球帽汉子撞了个四仰八叉,本想骂他两句,可此人一身黑黢黢的装扮不像好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嘟哝了两句最终还是没有发作,捡起书拍了拍灰尘就要走,却没留神那家伙猛地从后面扯住了我的袖子,急道:“等等!”

——却是个清脆的女孩声音。

我有些好奇起来,这个装束奇怪的女人,找我这个满头乱发,弱不禁风的穷教书匠,究竟是有什么事呢?


把女人引到我的办公室落座后,她摘下帽子,大大的喘了口气,眼眸灵动,容颜姣好,却不知为何满脸的疲惫懊丧之色。

我倒是没想到这女人长这么漂亮,忍不住仔细看了下,更是大吃一惊,失声叫道:“你不是……!”

“嘘!”她趴在桌子上,对我做出“安静”的手势,“别声张!”

这女人肯定不认得我,但我却知道她。她叫韩美,我曾在本市的许多广告牌和一些放给年轻人看的电视节目中看见她——虽然最近似乎不太常见了,但对迟钝古板的我来说,人家可算是大明星了。

所以我就更加不明白了,这种人和我的生活完全扯不上关系吧?

“我来找人的,”韩美说着,指了指我随手扔在桌上的那两本书,“朋友告诉我在这里可以得到帮助,现在看来,她说的应该就是你。”

我想了想,今天带上课堂的是《今昔物语》和《明清时期地方信仰》,她一个演员怎么会对这些有兴趣?

“我要找一个人……“韩美脸上变得阴霾起来。

“那你该去找私家侦探,而不是我。”我想起倒是有个朋友在做这行。

“罗贤就是个私家侦探,他向我推荐了孙诚——一个胸无大志的,在医院里混日子的民俗学者。”

该死的,罗贤——那不正是我朋友的名字么。

“你要找谁啊?”我叹了口气问韩美。

“我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韩美摇摇头,“他称自己为‘龙宫童子’”。


二.


据韩美说,她小时候是住在一个荒僻的海滨小城的,出身渔家,容貌平凡,头脑平庸,唯一的强项是体能过人。有一次她在沙滩上打走几个小屁孩,救了个被欺负的少年,奇迹就此开始出现在她身上。

那少年和韩美差不多年纪,用她的话来说“漂亮的不像人”,虽然没有力气,但性格温婉和善,与少女很快就成了要好的朋友。每天晚上,少女都会到沙滩上来,在礁石旁与童子聊天说话,韩美有什么窝心的事情,都会告诉他。

韩美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他只是微笑着倾听,直到某一次她又向童子抱怨同学嘲笑自己的面容时,龙宫童子终于开口了:“那你想变成美人么?”

韩美愣了一下:“当然想!”

她不知道童子对自己做了什么,但是从第二天开始,再也没人敢嘲笑她不好看了——所有的女同学都在她面前自惭形秽。

自此之后,又惊又喜的她又试着向童子提出过别的要求,诸如让自己头脑更聪明,运气更好之类的,少年从无推脱,韩美的每一个愿望都能成真,随着年纪渐长,对童子渐生爱慕之意。所以,当有一天童子对她说要她做自己的妻子的时候,韩美高兴的答应了。

然而,渐渐的韩美发现,虽然自己的人生在童子的帮助下一帆风顺,但他靓丽的外表却渐渐丑陋了下去,从出类拔萃变成中人之姿,再之后,简直就不堪入目了。而业已成功的自己常年跟这样一个家伙混迹一处,坊间风评愈加难听。

最后,在她人生已趋最辉煌的时刻,她离开了童子,把他从身边赶走了。


“……”听完了她的话,我觉得这女人美则美矣,做的事儿还真是不太地道。

“所以我这不是后悔了吗。”韩美低声说道,“自那以后,已经过去很久了……我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于是找到你那当侦探的朋友想把他找回来——但他说,这种事你更加擅长。”

我想了想,决定答应韩美,替她试一试。


三.


韩美走后我受到教授的警告,再出现这种翘课不上陪美女的行为就直接开我走路,郁闷之际,罗贤适时出现,把我拉进小餐馆喝酒。

“你还真答应帮她了?”罗贤是我大学时的朋友之一,为什么会干起柯南这一行我到现在也没想通——以他的胚子,去当个模特都能比这挣的多。

“不是你叫人家来的吗?”我嘟哝着,“你知道,我不擅长拒绝别人啊。”

“那也要看是什么事啊。这摆明了是胡话的你也信?”罗贤哼了一声,把一张照片丢在我面前,上面是个英俊男人在打高尔夫的照片。

“他叫王骏,以前是韩美的经纪人,也有小道消息说是她的情夫——不过现在这女人已经过气了,他俩再也没有同时出现过。”罗贤说,“我想她要找的其实是这个人,但她坚持她那套胡话——你看,这家伙的行踪我得来不易,也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扔给她,既然她要找妖怪,我就叫她来找你了。”

“那你要我怎么办?”

“你就先陪她找呗,试着诱导一下,叫她认清现实。”罗贤满不在乎,“反正她那么漂亮,你不吃亏的。”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我不得不经常陪她出入于一些社会底层人士聚集的地方,晚上还得在家查资料——“龙宫童子”这种东西,我还真没听说过。

渐渐的我发现了一个问题,韩美是个女明星,却不知为何比闲闲无事的我还要有空,三天两头的来找我。想到罗贤说她“过气”,我想她现在大约星途不顺。

“我说,等我们找到那个什么童子,你又要如何?”有一次走在街上的时候我问她。

“自然是跟他重修旧好了。”韩美说,“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了,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才……”

后面的话我都没注意听,一是因为她经常重复又没有多少新东西,二是我烦闷之余忽然想到,老是陪着韩美这么漫无目的的瞎逛不是办法,我为什么不能从王骏那里入手呢?

我把想法告诉罗贤,他说自己早就旁敲侧击的联络过那家伙,但对方明确表示不想和韩美再扯上关系。

“你没把韩美的那套龙宫童子的‘说辞’说给王骏听?”我问他。

“废话,那家伙可是个成功人士,才不会想跟个神经病女人打交道啊。”

“好,那你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这次我来找他。”

“你会搞砸我的生意的!”

“你不也搞乱了我的生活么,实际上我觉得这女人没疯——”

“——那一定是你疯了。”罗贤虽然是这么说,但还是把王骏的电话给了我。


四.


王骏的声音和他的样貌给人的印象一样,沉稳,老练,还有一种听不出虚实的真诚,叫人不自禁的就想对他说实话。

“我想你一定认得韩美……不不,别急着挂电话,我还有别的事要和你说——你和她合作了那么久,一定知道龙宫童子吧?”

对方沉默了一下,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不会相信这些吧?”

“我是个民俗学者,不可否认我对这些很好奇——但我觉得,这件事还是先咨询你一下为好。”我坦率的说。

“……你不要理会她,那不会带给你什么好处的。到这个城市来,我愿意跟你谈一谈。”

他说出了一个地名,那地方我恰好知道——东海之滨的一处荒僻所在,离韩美的家乡不远。

看到他的这个态度我很兴奋,要知道我虽然醉心于这些东西,但从未想过它们有朝一日会真的出现在我眼前。

我告诉韩美有趟公差要出,顶着教授的怒目金刚之容请下了半个月假,名义是“风俗研究”。

启程之前我又跟罗贤喝了顿酒,他知道我要去找王骏,一边奇怪我是如何说服他的,一边也为我担心。

“王骏在很多圈子里都吃得开,不是省油的灯。”他对我说,“你可千万小心。”

“没事,我有什么值得他觊觎的呢?”我一摊手,“这家伙吃个饭,大概就顶我一个月工资呢。”

“笨蛋。”罗贤叹了口气,“想想你是去寻找什么,听我的话,一定要小心。”

他把一个小匣子交给我,告诉我在情况不对的时候打开。

“锦囊妙计?”我觉得很好玩。

“希望你没有用到它的时候。”罗贤脸色一暗,又灌下一杯酒。


五.


来到这座城市花了我两天时间,破败的房屋和不再冒烟的烟囱显示这里原是座工业城市,但是现在明显已经萧条了。

王骏这种人,和如此破落的小地方显得格格不入——我知道他一定有所图谋。

“你来了,很好。”他在餐桌对面朝我点头示意,“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他把两个信封交给我,两个都很厚实。

我打开第一个,是一沓照片。每一张的主角都是一个女孩子,从中学时代到二十多岁的都有,我认出那就是韩美。

可这些照片都显得很别扭,主角的身边总有一大块奇妙的空白——韩美的表情,不论是微笑还是生气,似乎也都是冲着这块空白的。

第二个信封倒简单的多了,一叠钱,这个厚度我没概念,但我想至少有五千——也可能更多。

“我不知道那个龙宫童子究竟是什么人——但他确实在韩美身边存在过。”王骏指着那些照片的空白处,“最开始我以为这个故事只是韩美为了和他保持关系所编造的童话,但在龙宫童子被赶走后,韩美的星途一落千丈,我自忖比以前更加努力的为她奔走,可她的运势实在是差到不可思议——明明没有任何负面新闻,她没理由不受观众待见啊。”

“或许这只是个巧合——大概观众们只是对这张漂亮的脸有些疲劳了。”我说。

王骏耸耸肩膀:“那你怎么解释这些照片?实际上不止这些,很多韩美身边的人都曾见过那家伙,但他们在那之后无一例外的忘记了这个所谓的童子——包括我。如果不是韩美向我要求帮助找回他,我也早把这家伙扔到脑后去了。”

“显然,你没有帮助你曾经的主顾。”

“她——怎么说呢,似乎变得并不如之前那么吸引人了。”王骏放低了声音,“我不缺值得栽培的明星苗子,倒是对这个龙宫童子更感兴趣——你懂了么?”

“所以你才到这里来。”我明白了,“这里也是海边,看来你有了一点线索。”

“那样的话我就不会叫你来了。”王骏烦躁起来,“他曾被作为外来人口登记在本地的公安系统中,我想他一定是从这儿回到了海里——可我要怎么才能把他弄出来?”

“哦……”还好,只是这件事的话,我倒可以替他办到。

毕竟我是搞民俗学的嘛。


六.


我和王骏约定,为他找到龙宫童子,他给我十万——之前的五千算做旅差费。

其实对于这个龙宫童子,我并不比他知道的更多——但我知道他一定会出现的。

我告诉王骏,要他暂时离开这座城市,不需要很长时间,一个星期就行。王骏激烈反对,但最终还是妥协了——他只是警告我,不要耍他。

“会让你见到龙宫童子的,我保证。”我赌咒发誓后,他留下了两个保安看着我,满腹疑窦的离开了。

我花了三天时间做好了准备,第四天晚上的时候,我从门外叫来了那两个保安,满脸堆笑:“两位辛苦。”

这是真话,这俩货每天啥事儿不干就成天跟我屁股后面,虽然我在自己的房间里干啥他们不会干预,但我总觉得这其实是一种有恃无恐的表现——其一他不觉得我这宅男能弄什么鬼,其二大概我弄鬼他们也不怕,这鬼地方我人生地不熟,出门就两眼一抹黑,能把他们怎么样?

两人充满戒心的点了点头:“孙先生,你的工作很顺利,对吗?”

“一般般了——我希望二位能帮我去接个人来,我想她差不多该下火车了。”

“接谁?”

“你们的老主顾,韩美。”


“你竟敢把一切告诉那个女人!这违反了我们的约定!”其中一个保安的耳朵里传来王骏气急败坏的吼叫声,我就知道那家伙不会走的那么彻底——他肯定有办法监视我在这里的一举一动。

“我好像没向你承诺什么啊……”我确实没反悔,他当时好像只问我“懂了没”,我可连脑袋都没点一下啊。

“把他抓起来!”保安在王骏的命令下向我扑来,我平静的打开罗贤之前交给我的小盒子——里面除了一张纸条之外空空如也。

尼玛!

我登时就不淡定了,罗贤这混蛋居然忽悠我,那现在我怎么对付这俩彪形大汉?

正在惶急,俩个家伙忽然脚下一软,齐齐跌倒下来。耳机里的王骏似乎发现了一般,叫的声嘶力竭——不过下一个瞬间他的声音就消失了。

罗贤从保安耳朵里拈出那个不知为何音量巨大的小听筒,一脚踩碎。

“嗨。”他朝我打个招呼,“别急着发火,看你手里的纸条。”

我想他说的是匣子里的坑爹物,于是展开一看,上面写着“别怕,看你身后。”

“我身后有啥?”

“废话,当然是有我。”


七.


罗贤不是一个人来的,更不是今天才来的——这家伙的专业技能总能在关键时刻令我转危为安,还能顺手发笔小财。

当他把韩美带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发现她显得非常紧张——明明跟她说过她的愿望就要实现了,她的压力却好像越来越大了。

我想王骏肯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奔向这里,事不宜迟我们立刻离开城市去到海边。

凉风吹起韩美的发丝和衣裙,白生生的脚踝像是两尾在月光下跳动的鱼。

“童子在哪里?”她抬起脸,问我们,朦胧的瞳孔中装满迷离的雾气——我似乎突然从她身上重新感受到了明星时那无可比拟的魅力。

“等一会儿……他一定会来的。”我装作心中很有底气的样子,实际上脖颈后面冷汗直流。

龙宫童子没有在我的资料中出现过,但是在我向同好者询问的时候,一位在日本留学的同学给出了意见——他认为这东西和日本传说中的某种悲剧妖怪很像,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人们实现愿望,却总是在力量耗尽变得难看而蠢笨后被抛弃,落到悲惨死去的下场——除非受他们恩惠的人返还他们失去的力量,否则这一命运无从改变。但很显然,谁会甘心放弃呢?

这种妖怪用情极深,且重承诺,如果童子还在,知道韩美在呼唤他,便一定会来到她身边的。

可是两个小时过去了,韩美已经冻得瑟瑟发抖,童子却仍然没有出现。海浪一波一波的冲上沙滩,海藻和垃圾没有随水流去,慢慢堆积起来,形成一片难看的滩涂。


我很失望,也很惋惜——龙宫童子,大概是死了吧。

我把龙宫童子的故事告诉韩美,当她明白是自己的贪婪与欲望让童子变得丑陋不堪时,她的脸色变得愈加苍白,我觉得这次并不是因为寒冷。

“韩小姐,你大概会继续向童子提出过分的要求的——如果他不答应,你甚至还预备了更多激烈的手段。”罗贤盯着韩美,缓缓说道。

韩美躲着他的视线,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际。

“别找了,在我这。”罗贤从口袋里取出一把电击枪,“很好用,两个彪形大汉,一发入魂。”

叹了口气,韩美似乎终于下定了什么决心,表情变得舒畅起来了。

“对不起。”她没有朝着我们,而是向着大海喃喃道,“我错了……童子啊,我欠你的已经永远还不清了,如果真的还有下一世,请你再也不要接近像我这样的人,在海里安宁的生活吧……”

说话间,韩美忽然惊叫一声,往后一跳,我低头看时,原来是一具黑黑的龟壳,不知为何却没陷在滩涂的垃圾里,硬是顺着海浪爬上了韩美的脚面。

我看了看默默流泪的韩美,和站在一边的罗贤交换了一个眼神,拾起这个已经死去多年的空壳,远远的扔进了大海。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没有告诉韩美——那具龟壳在被我扔进海中之前,我亲眼看到它内里闪起来几点碧蓝的磷光,接着,几点温水悄然落在了我的掌中,不知究竟是海水,还是眼泪。

1406 21

下一篇:长春花
评论 (21)
  • 言字旁

    言字旁 2022-01-06 17:45:33 1#

    结构完整、惜墨如金,感觉相当成熟又有写作功底。相比之下感觉自己发表什么都是拙见了2333
    就表现上来说感觉这个故事相当克制,基本没有缺点,但从个人喜好上还是觉着结局方面交代得略快,关于韩美拿出准备威胁龙宫童子的转折也有一点突然……或许也是一种风格表现吧,因为这样的叙事更平实自然些。期待之后有空时的新投稿。

    陈敬 作者 01-06 18:19

    感谢点评~谢谢啦~

  • 萧萧

    萧萧 2022-01-06 14:39:30 2#

    故事展开的非常自然,但是或许是因为过少的环境描写,没有创造出一种如同结尾的答案一般朦胧的感觉。

    陈敬 作者 01-06 15:54
    回复 @萧萧

    短篇重情节,长篇重人物,这是一般的创作规律。环境描写相对不是重点,喧宾夺主减少有效情节量是不好的,通常编辑会进行删减。这一点在短篇的结构中尤其明显。

    萧萧 01-06 15:34
    回复 @陈敬

    确实是,给人一种有心无力的感觉。我自己创作也是,想加东西加不进去,但是不加东西绝对是不足

    陈敬 作者 01-06 14:47

    是吧,几千字小短篇在这种东西上的确是惜墨如金的……不然情节量太少啦

  • 萧萧

    萧萧 2022-01-06 14:35:46 3#

    虽然我自认为是没资格评价陈老师的。但是既然评价了就做好自己。

    自然的叙述方式造就了温吞的节奏,以至于并未让人有太高的期待感和谜团揭开时给人的震撼转折。

    于是让一个美丽的点子变得有些平常。这或许是太过追求于叙述的自然,而忽略了幻想中的瑰奇因素。以至于给人一种平铺直叙的感觉。晓畅有余,瑰奇不足。作为短篇,其实不是那么完美。

    陈敬 作者 01-06 14:41
    回复 @萧萧

    因为我正在群里聊天顺便看那个城邦啊……然后上面跳出有新消息,我就点进来了

    萧萧 01-06 14:40
    回复 @陈敬

    你为什么秒回啊,批评完别人被抓好尴尬的

    陈敬 作者 01-06 14:39

    嗨,也不是没有道理啦

  • Feder飞行员诺德

    Feder飞行员诺德 2022-01-04 14:41:33 4#

    虽然这类题材并不在我的兴趣点上,不过我还是要吹一下陈老师的笔力。几千字的短篇故事,贵在结构完整,叙事晓畅。开篇简洁明快,寥寥几笔就把人物背景交代明白,语言平实自然,叙事节奏等自然也不必多说,都是下了功夫的。我这种水平的渣渣只能直呼卧槽牛逼。故事虽然是东方背景但人设和内核更像是日式的,颇有种东方鬼太郎的赶脚,可能是这种故事日本作家写得比较多吧。陈老师完全可以扩展一下写一个叫好又叫座的系列故事了,good job!

    陈敬 作者 01-05 15:30

    惭愧,惭愧……其实我还的确写了这个的系列故事,轻幻想都市传说风格的系列小文,只是这种东西现在看来应该是落伍了。如果这边的大伙儿确实爱看,以后我可以没事儿就搞一点过来。

  • 陈敬

    陈敬 作者 2022-01-01 13:19:22 5#

    当年劳资还是个写啥啥不过穷的一匹没有收入干啥啥不行吃啥啥没够的年轻人,但恰恰因为年轻,想到什么灵感就觉得自己身负惊世之才,这篇写出来一定万古流芳——很多年后我过了很多稿,对某篇稿子会不会过也几乎在投出之时就心里有数。但当年满脑子或惊才绝艳或狗屁不通的灵感,却也永远消失在了时光的流逝中。遂有此文,以纪青春。

  • 鱼头满山跑

    鱼头满山跑 2021-12-31 10:26:22 6#

    我的优秀评论是:respect!

    陈敬 作者 01-05 15:28

    那时候我很喜欢这种青幻想都市传说小文,很是搞了一些,应该也是我那时候流行的东西。要是反响好,以后我没事儿就搞一点过来。

  • 赵子慕

    赵子慕 2021-12-31 10:19:25 7#

    我的优秀评论是:“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

    陈敬 作者 01-05 15:27

    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

  • 梅墨

    梅墨 2021-12-31 10:16:04 8#

    “不受金钱寄望的,比比皆是—— 我们自不消说,连陈老师也是如此。 放眼看看这个论坛,互为同道中人的事实显而易见。 因此毋须畏惧码字, 大放鸽子之刻已至。”

    陈敬 作者 01-06 12:55
    回复 @梅墨

    啊这……

    梅墨 01-06 00:06
    回复 @陈敬

    当大家都以为你要放鸽子的时候,你没放鸽子,这也是一种放鸽子。

    陈敬 作者 01-05 15:25

    我还是非常骄傲的——毕竟我这次第一个没放鸽子啊哈哈哈!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