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昂格里希之剑

DrSlimeBall
发表于 2024-05-26 10:50:32

有时我会幻想我是一名剑圣,手握一把一定可以杀死自己的剑。
如果要有名字的话,手中的那把剑,就叫他昂格里希之剑吧。这个名字是否有什么特殊含义?我不知道,至少我知道,在我的视界里,在我赋予它更多的信息之前,它几乎是没有意义的,只是一些字符的排列而已。
好了,言归正传,我现在为自己创造了这样一把不寻常的神剑。我说过了,它一定可以杀死自己,现在他在我手中,按照某些事物存在的作用即是其意义或命运的说法,这就是说,总有那么一天,那么一个时刻,我要用它杀死我自己。
如果我用它切腹,那么我一定会死去的,这也是我为其这样命名的原因,一个可能有所超越的事物似乎才配得上夺走我生命的身份。如果死在自以为比自己卑贱的人或事物手下,恐怕是不甘心的。那么,如果我用它砍向别人,那么别人会不会死呢?
这样的事情取决于两个因素,第一,是我怎么砍,第二,是别人怎么被砍。
但无论如何,昂格里希之剑有一个巨大的缺陷,他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只有遇到同样有着异想天开想法的人,他才能看出我剑圣的身份,同样,这就像皇帝的新衣,只有那样堂吉诃德式的疯子,才能与我通过心电感应,察觉到我腰间的那把昂格里希之剑。
我在早些年,总是乐忠于扮演着正义的使者,用昂格里希之剑砍向我眼中的恶人们,在昂格里希之剑看来,他们是一些混蛋,因为他们必然是做了各种各种的错事,犯了罪,才会看不见这把剑,看不见是因为畏惧,看不见即是犯罪!
但是也就像我说的,这种套路是越来越不吃香的,人们都学聪明了,大家不像待宰的羔羊会等着被砍,人们变得狡猾敏捷,掌握了各类躲闪的技巧。
而我?我也学聪明了,正是互相演进的道理,我很快开始意识到,我可以反向利用昂格里希的特点,我完全没必要瞎砍一通,正因为这把神剑可以必杀自己,所以我摧毁那些恶棍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这把剑交给他们。
当交付发生的那一刻,这把剑就属于他们了,而我只要把尖的那一段对着他们,就可以让这个阴谋得逞。
这个计划屡试不爽,原来杀死他们是这样容易,这把剑不愧为神剑,我也不愧为剑圣。
然而一直有一个让我最担心的问题,那就是这嗜杀成性的剑圣,按照那种寓言,总有一天,要亲手结果了自己。
可怕!
那我怎么办?就算是剑圣也是怕死的,就算这昂格里希之剑是这样神奇,我也只能适度了。
神剑被剑圣丢入海中,顺着莫名其妙的洋流漂向海洋深处,不知所踪。
于是一晃就是三千年,失去了神剑的剑圣容光不再,早已失去了那种意气风发的脸色。他手上尽是老茧,那些老茧会让旁人嘲笑,嘲笑他曾是而如今不是一个剑士。
然而他,并不在意?
他很在意,就算他欺骗自己,他也知道,他只是害怕保不住自己的小命,却并非不想执剑上路,他很胆小,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每天都会去天上的那个斗兽场,看着其他剑士们与野兽搏斗,就算血溅到我脸上我也不为所动,我明白,这太野蛮了,根本不如,那把昂格里希之剑。那把剑在的话,根本不用这么多繁文缛节。
可是有一天,有个人公开声明自己屠了龙,这件事可真不小,所有人都去观摩了。
那龙很大,但似乎每个人看到的并不一样,在我眼里,它是一条双足飞龙,但据说在某些人眼力,是一架火龙式战斗机,有人说那是一条长了翅膀的蛇,有人说是恐龙玩具,但我看到的就是双足飞龙。
我想那个屠龙的人也一定认为那是真正的飞龙,否则他不会自豪的举起自己的剑,就像曾经的我。
但是我又知道,那是一团纸,纸做的龙。
我正自我鞭笞的自己的心,却没注意到,他来到我面前,屠龙的勇士如是说到:“老剑圣,你来看看,我这把屠龙刀,我叫他屠龙者格威尔。”
我知道的,我知道这个。
我很明白那是什么把戏,尖锐的一端对着我,好像一头疯犬,一旦我靠近就要咬伤我。
我大哭大笑,逃离了天,回到了地。
大海,我不畏惧被淹死,我进去,我进去,我进入海底深处。
昂格里希,在哪里?!
然而我毕竟是剑圣,那是我臆想出来的神剑啊。我只是把它抛到精神的海洋里了。我只是随口的呼喊,他便从深渊内飞来。
宝剑旋转着,飞行着朝我而来,利刃划破理性的水,剑气撕裂知识的海,它朝我袭来。
我们同归于尽,因为正中我的脑门。
我的生门被堵上了,孕育它的子宫也被他亲手摧毁。

60 0

评论
🐧人间办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