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点评 投票 小组 唠叨 问答 活动 相册 资料 用户 我的社区
全部 水贴讨论 外网作品 原创分享 俱乐部官方公告 新闻消息 2023荆棘王冠

镜月界绮谭·剑仙

lich001
发表于 2020-03-31 16:32:03

  晌午时分,烈阳高悬于碧空之上。


  正是一年中最为炎热的三伏天,刺眼夺目的辉煌阳光中,仿佛天地之间的一切都翻着闪耀的白光。


  有一间茶棚,没有名字。


  农闲时节,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庄稼汉们不愿意却闲下来,便在官道边支起草棚,售卖些茶水给唇焦舌燥的赶路人,自然不会取什么名字。


  茶棚不大,只可以容下两人而不显拥挤,但位置却很好,恰好在一片槐树的阴凉之下。草垫的檐子上挂着一张红纸,上书一“茶”字,用的是隶书,兴许是村里的教书先生帮忙写的。


  茶叶如何就不要多做期待了,这种茶棚胜在便宜,只消一文钱便可消渴解乏,因此生意却还不错,有两个文士打扮的年轻人席地跪坐,仿佛是在茶室中对坐饮茶一般一丝不苟,却也不嫌灰尘脏污了他们的儒衫。


  一只小狐狸恹恹地趴在其中那位青衫书生的身边,一副无精打采地模样,唯有尾巴偶尔在地上扫起一阵灰尘。


  “令明兄此去临淄,定能一试中第,马到功成。”谈及此次临淄大试之事,身穿月白色文衫的左青影半是调侃半是祝福地说道,他与陆子衿同行半月有余,对他的才华确实心悦诚服。


  “知锋莫要吹捧,大试乃与天下英豪共争,哪有什么一定成功的道理。”陆子衿谦逊地摆了摆手,“倒是君胸中自有丘壑,为何舍稷下而不入?”


  “志不在此罢了。”相对于陆子衿的略带遗憾,左青影反而显得浑不在意,他虽说也是身着儒衫......但也是佩剑之人。


  “我欲穷极剑道。”他轻轻拍着腰间佩剑,“龙胡阴泣遗青影,落尽鬼神世无知。我爹给我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就该想到我这一生便是要追寻天下剑道。”


  “天下剑道谈何容易。世人皆来学,独剑术往教,若是能有一位剑师愿授你机缘便是邀天之幸。”


  “反过来讲,倘若我足够优秀,便可有数个先生一并教我。我此去冶城,那里多剑师,若是连尝试都不敢,那还如何自称御剑者,剑师自当一往无前劈波斩浪。”


  望着他自信的笑脸,陆子衿无奈地摇了摇头:“你倒是真的达观。”


  话音刚落,茶棚里便走出一位窈窕少女,拎着一壶凉茶走到案前,杏腮桃颊,笑靥如画,叫人看着就心生好感。微微点头示意之后,她并为多做言语,为两人摆上了茶碗之后便转身离去。


  只留下啧啧称奇的左青影,对着陆子衿小声说道:“我看刚才那老伯满脸春秋,想不到女儿却与他相差甚远......”


  “别人家事莫要多做讨论。”陆子衿撇了他一眼,兴趣缺缺地回应道,“再稍事休息便继续上路吧,傍晚前还能赶到镇上。”


  虽说走的是官道,但夜行总归是非常危险的。


  看到他这副模样,左青影只好无奈地提起茶壶:“令明兄这种性格,人生中一定少了不少乐趣......啊!”


  他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却是那只方才还病恹恹地伏在陆子衿身边的小狐狸突然暴起似的一头把他手里的铜水壶撞翻在地,茶水自然也汩汩流了一地,眼看着就不能喝了。


  “你......你这小畜生,我不过是出言不逊的几句,你至于如此斤斤计较吗?!”他的脸色顿时一片青一片红。


  陆子衿捡到它的时候,左青影还当是寻常野兽,随意调侃了几句,皮毛可做围脖之类的话,却不想被它给记住了,到现在还不肯给好脸色。


  “呜......”小狐狸冲他一龇牙,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随后蓬松的尾巴一甩,便趾高气昂地躺回了陆子衿身边。


  “这......”左青影目瞪口呆,只好心里默念了一句“不与畜生相争”,自己跑过去把水壶捡了起来,交给听到动静刚刚从茶棚中走出来的少女。


  “这位姑娘,劳烦在备一壶凉茶吧。”


  “无妨,我刚刚听闻两位公子都是博学之人,这壶茶就当是小店送给二位的好了。”声音是预料之中的柔和悦耳,再看着少女的笑脸,左青影不自觉地便点了点头。


  “如何?我等俊才可不是你这小狐狸可以企及的,你若是再打翻一次,我可就真翻脸了。”落座之后,左青影立刻摆出了一副得意的姿态,冲着一直盯着那茶棚姑娘的小狐狸得意地说道。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分明从那张尖脸上看出了满满的鄙视和一丝怜悯。


  陆子衿无奈地看着互相怄气的一人一兽,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夏日炎炎,蝉鸣声声,如此灼人的天气之下,官道上的行人也零零散散,因此当不远处的身影慢慢靠近的时候,在树荫下歇息的两人立刻就注意到了他。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把剑,一把悬于腰间,墨玉色的剑鞘上刻满云纹,看上去便是一口宝剑;第二把却是背在背后,用剑囊包裹得密不透风,只是透过那黑色剑囊的轮廓,隐约能看到有锁链缠住了剑身。


  这毫无疑问是一位剑师,举手投足之间都与平日所见的文士大相径庭。


  左青影性情诙谐跳脱,还未等来人走近便遥遥作揖施礼:“这位兄台有礼,在下乃是君子城左青影,心慕剑道已久,今日得以见兄台剑师之姿,可否前来一叙?”


  来人抬眼略略扫视,就连在一旁没有说话的陆子衿也因为突如其来的锐利气息而微微一顿,但这种感觉只是稍纵即逝,随后便看到年轻剑师露出温和的笑容:“那就多多叨扰了。”


  君子城和凤黯城都地处极西,约略靠近昆仑边陲,相较于北方盛行的斩妖剑师,反而是昆仑巫祝更加势大,左青影所佩宝剑也不过是君子城中人人都有的装饰罢了。


  那名剑师落座之时,就连陆子衿都有点好奇地看了一眼他放在案上的两口剑。那口裹着严严实实的剑,看着就不似凡物。


  三人一番见礼之后,左青影就迫不及待地开口了:“方才我和令明兄谈及御剑之道,私以为剑者自当堂堂正正,一往无前,正合兵中君子之意,不知云兄认为我这臆想可有道理?”


  方才那年轻剑师已经自我介绍过了,姓云,正是冶城人士。


  不过还未等他开口,却从不知何处传来一声冷哼:“哼,若是人人都如你这般愣头青,那剑师恐怕早就不知亡了几百年了,岂不闻圣人曰:‘刚者易折,上善若水’?”


  声音是有些清脆的少女嗓音,只是言语间似有铿锵剑鸣。


  两人微微一愣,顿时向四周看去,想要找到刚刚反驳左青影话语的女子,可这炎炎夏日,除了被栽上新苗的田间那一支孤零零的稻草人,哪还有一个人影?


  云剑师却露出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轻轻敲了敲被搁在桌子上的那柄不可示人的秘剑:“渺渺不得无礼,快向左兄道歉。”


  剑囊之中传来一声轻哼,随后才是不情不愿地道歉——方才的反驳竟是这口剑发出的!


  “渺渺不通世情,方才那一番话不过是无心之语,还望左兄原谅她。”云剑师带着几分歉意对左青影颔首说道。


  左青影却是毫不介意,甚至满眼放光地看向藏在剑囊里的渺渺:“云兄,渺渺......姑娘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的剑灵?”


  “传说中的......”君子城经常会收容误入镜月界的现界之人,因此言语间多有外界的习惯,剑师倒是第一次遇到,“她......姑且也算是剑灵吧,不过生性跳脱,又不懂控制力量,这才将她缚住。”


  左青影不明觉厉地点了点头,正所谓“物之性灵为精”,成精之物大多都是普通人类所不能抗衡的存在,能缚住剑灵一定不是普通之人。


  仿佛是对剑师的话有所不满,渺渺在桌案上狠狠跳了两下,砸出“咣当咣当”的响声。


  “云兄果然是奇人,奇人有奇物相伴方为相得益彰。”


  剑师抬眼看了看出言恭维的陆子衿,定定地说道:“渺渺非物。”


  那庄重的神色仿佛在诉说人间至理。


  “况且陆兄恐怕也是个奇人。”说话间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蜷缩在陆子衿身边的小狐狸——那小兽却仿佛被什么凶物盯上了一般一下子藏到了陆子衿背后。


  剑师随即收回目光,对左青影说道:“我们还是继续讨论剑理吧。”


  说着,他把另一把佩剑微微抽出:“剑者,或称三尺、青锋、玉龙。夫为剑者,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剑有双刃,双刃者,伤人亦会伤己。”


  “先圣轩辕氏铸剑之时为何要做成双刃开锋,要知道,刀可不会伤到自己。”


  话一出口,原本只是抱着闲聊心态的二人顿时神情肃穆,那半露的雪亮剑身上折射的冷芒如此刺眼,却叫人无法移开视线。


  剑师却不看他们,只是去老僧入定一般垂首而坐,甚至不清楚他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同两人诉说:“当然是因为轩辕氏目睹蚩尤暴虐无常,残忍好斗而心生警惕,铸此器并非只是为了击败蚩尤,更是为了警醒自己不可昏庸暴虐。因此说剑不仅是用来伤人,更是用来警示自己,世人皆言剑为君子。”


  “寓意无非是人定的,剑为君子,何为君子?正直智慧,以善对善,以恶对恶,儒圣也曾言,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故而堂堂正正,直取要害当然是好的。”


  “但你可知所取要害在于何处?剑亦无常势,术亦无定形,从心而动,从手而握,万般剑意,知晓落入何方,斩中便是上乘之意,那你可知你要斩往何方?”


  左青影神色一变,听此一言如醍醐灌顶,天雷鼓荡,当即躬身拜谢:“多谢先生教我!”


  而陆子衿虽说也受到了震动,却依旧有些好奇地问道:“那云兄,你这一剑是要斩往何处?”


  云先生却露出了笑容:“我这一剑便要刺眉心,斩头颅,何须弯弯绕绕,叫人反应不过来便是了。”


  陆子衿一愣,随后便笑着说道:“云兄果真是妙人。”


  三人一同大笑起来,片刻过后,左青影再次开口:“云先生,你既是剑师,那可曾见妖怪?”


  他着实有着好奇,昆仑十山绵延万里山中异兽横生,就连君子城中也人人驯有白虎,开智异兽之属于他而言并无甚稀奇之处,反倒是话本中所言的妖怪一直未能得见。


  云先生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肯定道:“妖怪,自然是见过的。”


  他正说着话,那茶棚姑娘又掀起布帘,拎着一壶水走了出来,听到了他的话却是一愣神。


  “妖为人之假造。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人若是嗜杀无度,七恶俱全,便是妖之属,因此妖异之流同人本无区别。”


  “诸位公子,久等了。”那姑娘笑着走上前来,“小店茶水平淡,让诸位见笑了。”


  “无妨无妨。”左青影摆了摆手,眼睛却仍是看着剑师,有些急不可耐地问道,“那妖异和人有何区别?”


  云先生笑了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看着拎着水壶的姑娘问道:“我刚才看姑娘听我的话似乎有所感悟,不知姑娘知不知晓左兄所问?”


  那姑娘笑了笑,有些不好意思得说道:“奴家不过乡野粗鄙之人,不过是听塾里的大先生聊过志怪神异之类,哪里知道什么妖怪不妖怪的!”


  她正欲把茶壶放到桌上,却听见陆子衿身边传来一阵呜呜呜的叫声——原来是那只小狐狸不知何时又从陆子衿身后钻了出来,正要冲上去撞翻那铜壶。


  幸好陆子衿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它,有些无奈地说道:“小狐狸不能再捣乱,这壶打翻我们可没有余钱喝茶了。”


  也不知听没听懂他的话,那小赤狐反而挣扎地更厉害了。


  茶棚姑娘像是被眼前奇异的场景吓到了一般,把茶壶放在桌上便立刻转身走进茶棚里,脚步中透出匆忙与慌乱。


  左青影把水壶拉到身前,一手护着茶壶瞪着还在挣扎的小狐狸说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们花大功夫把你救了回来,你却连口茶水也不让我等喝。”


  “是我花大功夫把它救了回来。”陆子衿把狐狸抱在怀里,一面安抚似的挠着下巴,一面纠正左青影话中的错误。


  “都一样都一样。”左青影满不在乎得说着,拎起茶壶往剑师的茶碗里倒茶,“来,云先生喝茶。”


  茶水清冽透明——只可惜却没什么颜色,偌大的茶碗里只浮了一根茶叶梗。


  左青影又给陆子衿和自己倒上茶水,便举起茶碗一派豪迈作态说道:“今日得遇云先生真乃人生幸事,某家以茶代酒,当浮三大白!”


  他大约很喜欢这类的话本。


  只是茶碗还未到嘴边,却听见云先生突然开口发问:“当真执迷不悟?”


  语气冰冷,再没有聊天时那温润的感觉。不知为何,他仿佛觉得有一柄利剑擦着他的耳鼓飞过,那凉嗖嗖的惊惧一下子爬上了他的脊背。


  云先生正看着茶棚,显然不是对他或者是陆子衿说的。


  “念尔等修行不易,方才给了尔等三次机会,倘若能够幡然悔悟,便可再入轮回。可惜尔等仍是执迷不悟。”


  左青影一脸茫然地放下茶碗,看着已经敛去笑容云先生问道:“云先生,这是——”


  他的话没问完。


  因为他已经看到答案了。


  原先平淡无奇的茶棚,此刻却轰然炸开,似有无边血煞喷薄而出,那赤色雾气如修罗地狱,带着无穷血腥残杀之意一瞬间弥漫在整个茶铺四周,其中鬼影重重,哀嚎,惨叫,嘶吼不绝于耳,光是看着就叫人浑身发冷。左青影甚至看到周围的一些杂草在接触到血煞的一瞬间就立刻枯萎。


  只是这血气却丝毫近不得槐树和树荫下的茶桌。


  “你不是想看妖怪吗?这便是了。”耳边传来的,是剑灵渺渺奚落似的言语。


  “痴人。”云先生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执迷不悟至此,那今日本剑......师便只能将尔等魂魄打散。”


  说话间,他已出剑。


  左青影见过很多人出剑,有快有慢。


  但他却从未见过像云先生这般奇异的剑术,他出剑极快却又仿佛出剑极慢。


  那道白练似的剑光自鞘中射出之时,仿佛天地之间都充斥着嚣嚣剑鸣。剑影挥洒之间,清风徐徐环绕,却是吹动了满树雪白的槐花。


  仿佛是在一瞬之间,清风裹挟着落枝槐花化作一条白龙,伴着云先生一脚踏出,直刺血煞,所经之处那原本凶魇狂悖的杀意顿时如溃兵般四散而去。


  一尊身影自无边血煞中急射而出,那模糊的影子,既像是女孩,又像是老人——只是它没能逃脱。


  风,总是来去匆匆的。


  杀人时,也是如此!


  一柄长剑抵在它的眼前。


  剑尖上开出一朵雪白的槐花。


  它看着那朵白色的花朵,却仿佛看到了一对青白色的瞳孔——一对饱含震怒的龙瞳!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不是人!”


  它的声音也难辨老幼男女。


  它神情惶恐,浑身仿佛被利器割伤一般鲜血淋漓——那只是槐花裹挟着它造成的伤口而已。更可怕的是,身为修行不知凡几的妖,面对那双瞳孔的时候,它竟然忍不住内心的恐惧!


  “我当然是人。”云先生的面容好似隐藏黑暗中,模模糊糊看不真切,但是声音却异常平和。


  只是在这妖物听来却如同天雷乍惊,直接震裂了它的神魂。


  “你却不曾听过,仙人亦是人。”


  它眼中最后的光景,便是盘踞在云先生身边的那只槐花白龙化作清风送花,如雨纷纷。


  “我乃当世剑仙,封云珄。”


  最后入耳的话语才被听到,还没等反应过来,它便已经化作如雪槐花,随清风飘然洒落。


  望着满天飘散的槐花和已经逐渐消融的赤色血煞,封云珄干脆利落得收剑入鞘,冲着老槐树的方向遥遥一拜。


  “多谢道友相助,否则处理血煞还须费点功夫。”


  明明是夏日无风,那槐树满树的枝叶不知为何都哗哗作响,显得无比神异。


  他又转眼看着刚才惊惧之中一直缩在陆子衿怀中的小狐狸笑道:“你这小物,知恩图报心思灵动倒是几近于人。”


  在两人惊异的眼神中,那原本还瑟缩着的小狐狸突然从陆子衿的怀中跃出,竟是如人一般后腿跪下,冲着那仙人的方向深深做了一揖,随后灵巧地跃下木桌,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便跑远了。


  陆子衿一眼望去,恰好撞上那小赤狐回首看来的乌黑灵动眼眸,恍惚间他似是看见一位红衣少女冲他俏皮一笑,转瞬就隐没在了山林间。


  “仙......”他回过头正欲询问那位仙人。


  只是除了满地雪白落英,哪里还有人影。

876 10

评论 (10)
  • 言字旁

    言字旁 2020-03-31 23:29:24 1#

    哇,这个太炫酷了。最后那个打斗(单方面虐杀还行)场面真的棒极,给人感觉很好

  • 吉泽暗步

    吉泽暗步 2020-03-31 18:31:54 2#

    “我这一剑便要刺眉心,斩头颅,何须弯弯绕绕,叫人反应不过来便是了。” 阿飞来了

  • 萧萧

    萧萧 2020-03-31 17:51:56 3#

    有点古龙味儿,再精炼些文章内核就好了

  • 万条拙手

    万条拙手 2020-03-31 17:46:49 4#

    想了半天,明白了,不接地气

  • lich001

    lich001 作者 2020-03-31 16:58:24 5#

    不算吧,应该是仙侠,或者说东方式奇幻,修仙至少应该有修炼的过渡,我不会写那些,包括所谓战力等级都不会写,专注于人物塑造和剧情展开

  • lich001

    lich001 作者 2020-03-31 16:56:39 6#

    下一次写蠃鱼,蠃鱼,鱼身而鸟翼,音如鸳鸯,见则其邑大水。(笑)

  • 抱残守缺

    抱残守缺 2020-03-31 16:52:45 7#

    这该算是修仙文么?

  • 鱼头满山跑

    鱼头满山跑 2020-03-31 16:50:47 8#

    啊?斩鱼头?为什么是斩我!QAQ

  • 赵子慕

    赵子慕 2020-03-31 16:49:46 9#

    下次可以斩鱼头

  • 鱼头满山跑

    鱼头满山跑 2020-03-31 16:42:35 10#

    那小狐狸怕也是妖怪。

🐧人间办事处